点天灯

第十四章 计中计

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这样的高科技玩意,即使有,也是一种奢侈品,只有达官权贵才有,平民百姓家里能有个座机电话就算不错了。当时的湘西还很落后,并没有家家户户通电话,一个村只有村委会里才有一台座机。

因为事态紧急,牛村长立即给水洼村打了个电话,让水洼村的村长帮忙联系下陈秀才。

过了大约半个钟头,铃音响起,电话那头传来陈秀才的声音,这种时候,我听见陈秀才的声音,倍感亲切。

陈秀才在电话那头问我:“咋的啦,听说你在那边出事了?”

我也没有隐瞒,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跟陈秀才讲了一遍,然后问他:“师父,看来要麻烦您老走一趟,过来抓鬼!”

“抓鬼?抓个屁的鬼!”陈秀才在电话那头问我:“小子,你真相信这事情是翠翠的鬼魂闹的?”

“我……我不知道……”虽然我很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实却摆在眼前。

陈秀才沉默了一会儿:“这样吧,我给你支个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天高佬的抬棺队伍里面,肯定有人会离开,你们只要抓住这个人,所有的问题都会浮出水面!”

“啊?这……师父……喂……”我还没有完全弄明白陈秀才这话的意思,电话已经挂掉了,我拿着电话直发愣。

牛村长问我陈秀才怎么说,我把陈秀才交代的事情告诉给牛村长,让他暗中盯着高佬的那群手下。

牛村长让我们先把棺材给埋了,不要声张高佬死亡这件事情。

我们回到方家,连夜把棺材给埋了。

我的心里很不好过,现在高佬死了,方翠翠的尸体不翼而飞,这让我好生内疚。

当然,我并没有为高佬内疚,他这样的人渣死一个少一个,拍手称快,我只是为方翠翠难过,因为是我负责运送她的尸体,现在她的尸体都不见了,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整整一天我都闷闷不乐,饭也吃不下,只是守在方家后院,闷头喝了一瓶白酒。

傍晚的时候,牛村长带来一个消息,说他们果然发现高佬的一个手下想要离开牛家村,但是已经被拦截下来了,让我们过去看看。

我和磊子立马赶到村委会,见到了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姓李,其貌不扬,实际年龄只有三十多岁,但看上去像四五十岁,平时大家都叫他“老李”,黑黑瘦瘦的,旁边放着一个包,正低着头在那里抽烟,地上已经落满烟头。

牛村长双手叉腰,犀利的目光在老李身上来回扫动:“老李呀,你这匆匆忙忙是要去哪里?”

老李没有抬头,只是应了一句:“去城里,一个亲戚家!”

“去做什么?带这么多东西,应该不是去玩吧?”村长直勾勾地盯着老李。

老李吐了个烟圈:“去……投靠亲戚……打工……”

“去打工?”村长摸了摸下巴:“你不是一直在抬棺吗,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要出去打工?而且这黑咕隆咚的,山路也不好走,为何走得这么匆忙?”

老李掐灭烟头,干笑两声:“村长,你又不是不知道,抬棺挣不了几个钱!”

不得不说,村长也是一个好演员,当下故作诧异:“怎么?这两天高佬没有给你安排生意?”

提到“高佬”两个字,老李的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这个动作不仅我们看在眼里,村长自然也看在眼里。老李又自顾自地掏出一支烟,塞在嘴里:“高佬?高佬不是失踪了吗?我听人说,他可能跑到城里逛窑子去了,呵呵,你们知道,那小子就好这一口!”

村长凑到老李面前,盯着老李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高佬不是失踪了,高佬……死了!”

老李哆嗦了一下,嘴里的香烟掉在地上。

我和磊子对望一眼,老李这般反应,让我们心中已然隐隐觉察到了什么。

牛村长以前当过兵,观察能力很强,老李的反常表现也引起了他的警觉,他伸手拍了拍老李的肩膀:“高佬死了,这事儿你不知道?”

老李干咳两声,有些结巴:“村长,我……我怎么知道高佬死了……他怎么死的?”

村长目光如电:“老李呀,这话正是我想问你的,高佬是怎么死的?我听人说,在你们这群抬棺匠里面,你跟高佬的关系好像一直不太好?”

老李猛地一怔,抬起脑袋:“村长,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我没有杀高佬!”

村长浓眉一扬:“我只是说高佬死了,可没有说过高佬是被人杀死的,你怎么知道高佬是被人杀死的?”

老李一下子面如死灰:“我……”

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两个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向牛村长汇报:“村长,我们刚刚去老李家问过他媳妇,他媳妇提供了两个情况,第一个情况,老李跟他媳妇说去城里投靠亲戚,但他媳妇证实老李在城里并没有亲戚!第二个情况,他媳妇说老李这两天有些奇怪,莫名其妙把家里的一口水井给封了!”

“好端端的,你为什么把井封了?”村长指着老李问。

此时老李的神情已经非常难看,他搪塞道:“那口井早就枯了,我寻思着没用……”

不等老李说完,我上前一步,一把揪住老李的衣领:“带我们去你家,我倒想看看,井底下有什么东西!”

一行人来到老李家,老李的媳妇穿着一个红肚兜靠在门口,三十岁上下,打扮得妖娆多姿,一副风骚浪骨的模样:“哟,村长大人,这是哪门子风把你刮到我家来啦?”

村长没有理会老李媳妇,径直来到水井边上,吩咐手下的人:“砸井!”

很快,井口重新被砸开,两个村民下到枯井里面。

等他们爬上来的时候,扛着一个黑布口袋,这是他们在枯井下面发现的东西。

看见那个黑布口袋,我的心莫名地拎了起来。

解开口袋,显露出里面的东西,老李媳妇当先尖叫一声,吓得跑进里屋。

袋子里面,赫然包裹着一具女性尸体,正是方翠翠的尸体!

“老李!”

村长一声暴喝,老李扑通一下就跪在村长面前。

老李的心理防线刹那间全面崩溃,扯着嗓子怒吼:“高佬那混蛋本就该死!这都是他逼我的!是他逼我的!”

老李交代,虽然他是高佬的手下,跟着高佬讨生活,但是他对高佬相当不满。除了高佬为人相当自私自利以外,还有件让老李不齿的事情,高佬长期霸占着老李的媳妇。

其实也算不上霸占,因为是老李媳妇主动勾引的高佬,两人保持不正当关系好几年了。老李媳妇在牛家村出了名的浪荡,据说年轻时候曾混迹过风尘,正因为这样,后来才选择老实巴交的老李下嫁。

但是偏偏老李在那方面有点问题,老李媳妇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哪里经受得住寂寞,所以常常背着老李在外面搞三搞四,后来竟还勾搭上了高佬。

老李一直是敢怒不敢言,但心中早已怨气横生。

前两日,高佬自编自导“棺材回来了!”的戏码,半夜带人去掘坟,挖出方翠翠的棺材放在村委会门口,嫁祸给磊子他们,成功搞臭磊子他们的名声。高佬的做法给了老李启示,早对高佬不满的老李,将计就计顺带把高佬做掉,然后偷梁换柱,神不知鬼不觉埋了高佬的尸体,真是好一条毒辣的计中计。

只可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李原本以为这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玩得非常漂亮,谁知道还是被人发现了,正应了那句古训:“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事情已经很明朗了,老李杀了高佬之后,把高佬装进棺材埋掉,然后拖出方翠翠的尸体,藏到自家的枯井下面。

村长将老李带回村委会,连夜通知镇上的派出所。

我和磊子则把方翠翠的尸体抬回方家院子,重新将其安葬。

在安葬方翠翠尸体的时候,磊子突然叫住我:“九伢子,你过来看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