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二十二章 迎喜神

过了一会儿,老黄带着一个抬棺匠走进屋子。

老黄属狗的,另外一个抬棺匠属鸡,三十多岁,比老黄小了差不多一轮年纪。

不过年纪不重要,重要的是属相,那人是新来的抬棺匠,姓许,名旺鑫。老黄说是朋友的朋友介绍来的,很吃苦,干活也很认真。

我打量了一眼许旺鑫,瘦瘦高高的,长得也不出众,属于那种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角色。

我打开背包,从包里摸出两根白蜡烛,点燃之后交到老黄和许旺鑫的手里,叮嘱他们保护好烛火不能熄灭。

老黄和许旺鑫分站左右,表情都很严肃。

我找来一根凳子,爬上去,蘸了点鸡血,在尸体的眉心中央点了一下,然后掏出一把剪刀,说了句“得罪”,用剪刀剪断白绫,僵硬的尸体咚一声滑落在地上。

我检查了一番,尸体并没有什么异样,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把尸体送到棺材里面去。

但是在赶尸人的嘴里,是忌讳说尸体的,我们称尸体为“喜神”,运送尸体的过程,我们称为“迎喜神”,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迎喜神了。

我让老黄和许旺鑫捧着蜡烛,站在门口两侧,然后在地上撒了些糯米,从屋子里一直撒到双层棺椁前面,最后在棺椁前面放了一个香炉,里面插了三炷香。

做完这一切,我回到喜神身旁,准备“点天灯”。

我搓了搓手,这是第一次亲身上阵,检验我这几天的学习成效。早上的时候我倒是成功控制了稻草人,但我还没有操纵过真正的尸体,心里多少有些紧张,生怕出了什么茬子,不能成功迎喜神,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我蹲在死尸身旁,咬破右手食指,同时摸出一张黄纸,蘸着指尖的鲜血在黄纸上迅速画出一个定尸符,然后夹在指缝中间,神情肃穆的念起咒语,其他抬棺匠站在四周,一脸仰慕的看着我。

咒语念完,手腕一翻,黄符立马燃烧起来,变成一小簇火焰,在我的指尖微微跳动。

“点天灯,迎喜神,咄!”

我发出低沉的声音,伸手按压在尸体的眉间中央,那簇小小的火苗一下子没入尸体的眉心,引燃“天灯”。在那个瞬间,我仿佛看见死尸的瞳孔里燃起两簇火焰,一闪即逝。

我暗自庆幸没有失手,迅速爬起来,从腰间摘下引尸铃,叮叮当当摇晃一阵,朗声念道:“阴人上路,阳人回避!起!”

伴随这一声“起”,原本僵硬的死尸,竟然直挺挺坐了起来。

我有节奏的摇晃引尸铃,一步步挪出里屋,死尸在我的引领之下,很听话的走出屋子,踩着地上铺着的糯米,缓缓朝着棺椁移动,每走一步,糯米地上就留下一个乌黑的脚印,还隐隐冒起黑烟。

尸体后面一直跟着老黄和许旺鑫,两人手捧蜡烛,在后面保驾护航。

他们的属相跟死尸的生辰八字是相克的,所以能够克煞,有他们跟在后面,我的心里更加踏实。

我引导死尸跨过香炉,低头看了一眼,香炉里的三炷香并没有断裂。

“进去!”

我伸手推开棺材盖,就听扑通一声,死尸跳进棺材里面,直挺挺躺在棺椁底层,一动也不动了。

我吁了口气,虽然迎喜神的过程并不复杂,但也搞得我一身臭汗,脸上挂满汗珠。

我谢过老黄和许旺鑫,让他们吹灭蜡烛,老黄冲我竖起大拇指,语气变得十分恭敬,竟然称呼我为“九爷”。

我连连摆手,现在还不是得意的时候,毕竟还有一具尸体等着我运送。

童瞳的尸体在二楼卧室,问清楚童瞳的生辰八字,我让一个属牛的和一个属虎的抬棺匠跟我上楼。

“我总算是可以出场了!”磊子第一个站出来,他是属虎的。

然后一个属牛的抬棺匠也走了出来,这个抬棺匠我认识,之前就跟着老黄来过,也不知道他真名,只知道大家都叫他大牛。

我让两人跟在我的身后,叮嘱他们小心一点,然后跟着我走上二楼。

楼道里一片漆黑,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走到二楼的楼道口,迎面一股阴风吹来,阴寒刻骨。

环眼四顾,整个二楼就像是陷入迷雾的包裹,到处都是黑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就连上楼的楼道都看不见了,仿佛置身在一个陌生的黑暗世界里面,耳畔还能听见阴风肆虐的声音。

“九伢子,这……这是怎么回事?”磊子打着冷颤问。

“好端端的,怎么起这么大的雾?”大牛也是困惑不解。

“这不是雾,是煞气!这里的煞气相当浓烈,跟在我后面,不要到处乱跑!”我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黄纸,飞快念出一串咒语,扬手扔出黄纸,大喊一声:“破!”

漫天飞舞的黄纸一下子燃烧起来,逼退身前的黑色煞气。

然而,继续往前走了没有几步,原本退却的黑色煞气又卷土重来,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上,再次将我们吞噬其中。

“点燃蜡烛!”我沉声说道。

阴风太甚,磊子和大牛几次试着点燃蜡烛,都宣告失败。

“风太大,点不燃啊……”磊子着急地说。

我伸手夹出两张黄纸,晃动两下,黄纸燃烧起来。

阴风虽然很猛,但是吹不灭燃烧的黄纸,我用黄纸帮助他们点燃蜡烛,然后让他们护着蜡烛,千万不能让烛火熄灭。

“一旦你们发现烛火不稳定的时候,可以咬破食指尖,滴入一点鲜血,烛火便不会熄灭!”我对磊子和大牛说,两人点点头,神情非常紧张。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心里自然是紧张的要命,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都走到这里了,我是绝对不能退缩的。而且这种时候,我更加不能表现出紧张恐惧的样子,要不然磊子和大牛更加控制不住局面。

我们沿着走廊,一步步走到尽头,走廊尽头的那间卧室,就是童瞳的死亡现场。

虽然身处黑暗,但我仿佛能够看见,大量的煞气就像浓烟一眼,自卧室里滚滚冒出。

来到卧室门口,房门虚掩着,空气中还有一丝散不去的血腥味。

我回头看了磊子和大牛一眼,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然后深吸一口气,伸手推开卧室房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