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二十六章 不翼而飞的尸体

“回玉米地?什么意思?九伢子,你想干嘛?”磊子不解地看着我。

我把刚才村长发的红包拍在桌上:“磊子呀,我总觉得今天这事儿我们办得不妥,村长如此信任我们,但我们却……哎,别的不多说,我就问你,这事儿办成这样,你好意思收这红包吗?好意思吗?”

磊子抽出一支烟叼上:“说句实话,我这心里一直不太舒服,刚才这酒也喝得不是滋味!这也不是我磊子的做事风格!九伢子,你说吧,你想咋样?”

我直接说出心里的想法:“我还是想把童瞳送到后山坡去!一,童瞳已经很可怜了,现在又被我们抛尸荒野,倘若怨气不散变成厉鬼怎么办?二,那口棺材就埋在玉米地下面,指不准哪天被人挖起来,那今天这事儿就全都暴露了,以后你们还想不想继续抬棺了?”

磊子吐着烟圈:“嗯,你的分析很有道理,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同意你的做法!不过……就我们两个人,怎么抬得动那口双层棺椁?”

我拍了拍磊子的肩膀:“放心吧,我早就想好了,我们不用抬走那口棺材,我们只需要带走童瞳的尸体就行了!”

磊子想了片刻,说了声好,让我等他一会儿。

两分钟后,磊子找来一个麻袋子,告诉我这麻袋待会儿用来装童瞳的尸体。

我们往麻袋里装进两把铁锹,借着酒劲出了水洼村,朝那片埋棺的玉米地疾行而去。

此时已是午夜,四野里静悄悄的,看不见一点灯火。

半夜去刨尸,感觉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但我们心存善念,所以并不觉得恐惧。

很快,我和磊子就赶到早上所在的玉米地。

我举着手电筒照了一圈,伸手指着不远处问磊子:“是那片玉米地吗?”

磊子踮着脚尖看了看:“没错!就是那里!我记得很清楚,玉米地外面还有个小水塘!”

我俩四下瞅了瞅,确定没有人,这才深一脚浅一脚的绕过小水塘,来到那片玉米地后面。

磊子卸下麻袋,从袋子里抽出铁锹,递了一把给我,跺了跺脚下的地面:“应该就是这里了,开动吧!”

我也没有二话,迅速脱掉外衣,挽起袖子,抡起铁锹就开始挖。

黑云罩顶,今晚几乎没有任何光亮,我和磊子借着手电筒的微弱光亮,头也不抬地忙活了半个多时辰,脚下已经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深坑。

磊子把铁锹往土里一插,声音带着一丝欣喜:“挖到了!”

我举起手电筒往脚底照去,可以看见棺材的一角已经露出泥土。

我和磊子对望一眼:“挖!接着挖!”

我俩把那铁锹抡得跟风火轮似的,很快,整口棺材都出现在我们面前。

在开棺之前,磊子还对着棺材拜了拜,喃喃念叨:“我们是来帮你们的,不要见怪!不要见怪啊!”

“开棺吧,我们这是做好事,我相信童瞳不会怪我们的!”我对磊子说。

磊子掏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很快撬开棺材钉,推开棺盖。

“九伢子!”

磊子突然冷不丁大叫一声,声音中带着惶恐,把我吓了一大跳。

“怎么啦?你嚷嚷什么呢?”我擦着脸上的汗水问。

磊子站在棺材边上,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他的喉头艰难地颤抖了两下,声音都变了腔调:“童瞳的尸体……不见了……”

什么?!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童瞳的尸体不见了?!

磊子的表情告诉我,他绝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连忙举起手电筒,一束光亮斜照在棺材里面,我只看了一眼,脑袋嗡一声就大了,棺材里空空荡荡的,童瞳的尸体确确实实不见了!

这……这怎么可能,一具尸体还能不翼而飞?

我揉了揉眼睛,仍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磊子连忙掀开上面一层棺材,想要看看下面一层棺材有没有童瞳的踪影,虽然我们知道这也是不可能的。

果不其然,下面一层棺材也是空的,原本那一棺材的血水此时也流失得几乎快要见底了。也就是说,现在整口棺材都是空的,童爸化成血水我们是知道的,可是童瞳的尸体呢?童瞳的尸体总不可能也融化成血水了吧?再说,我们也没在上面那层棺材里,发现什么血迹呀!

我和磊子怔怔地站在深坑下面,阴冷的夜风呼呼地倒灌下来,我们遍体生寒,木然呆立,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童瞳的尸体自己跑了?”磊子涩声说道。

我摇摇头:“不可能,棺材盖封得这么死,如果是从里面跑掉的,那棺材钉不应该是封死的呀!”

磊子吸了口气:“九伢子,那你的意思是?”

我凝视着面前的棺材,神色肃穆:“我认为只有一种合理的可能性,有人从外面撬开棺材,带走童瞳的尸体,然后又封上棺材!这样的做法神不知鬼不觉,只要不开棺,谁也不知道棺材里的尸体不见了!”

磊子挠着脑袋骂道:“谁他妈会做这种缺德事呢?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我阴着脸,回忆今天所发生的全部细节:“这件事情只有你们八个抬棺匠和我,共计九人知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偷走童瞳尸体的人,一定在这九人当中!”

磊子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沉默半晌:“可是,这人会是谁呢?谁有时间回头干这事儿?大家回去之后,不是都坐在一块儿喝酒吗?”

“不!”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人名:“有一个人没有参加饭局!”

磊子猛地一拍脑袋:“许旺鑫!我想起来了,许旺鑫没有参加饭局!当时叫他吃饭,他说不太舒服,没有来!”

“对!就是他!”我咬了咬牙,按照合理的分析,只有许旺鑫具备盗走童瞳尸体的条件和时间。

“妈的!看来我们得找许旺鑫问个清楚,如果真是他干的,老子饶不了他!”磊子愤愤地骂道,拳头握得咯咯作响。抬棺匠盗走棺材里的尸体,这完全是监守自盗,没有职业操守,是令人唾弃和不耻的行径,而且他又属于磊子手下的团队,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磊子他们的招牌可就完蛋了,所以磊子才会如此生气。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许旺鑫瘦瘦高高的模样,他给我的印象是比较深的,棺材流血的时候,就是他率先提出不再继续抬棺的,而且也是他提出在这里就地掩埋棺材的,现在想想,这小子处心积虑,弄不好早就计划盗走棺中尸体了。

王八羔子,必须得马上找到许旺鑫那个混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