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二十八章 乱坟岗子

鬼火?!

我揉了揉眼睛,凝足目力仔细看去,好像还真是鬼火。

一簇簇幽绿色的鬼火飘浮在半空中,就像是从树林里飞出的萤火虫,映照出一种鬼魅妖异之感。

我心中诧异,这里怎么会有数量如此之多的鬼火?

我好歹也是读过书的人,知道所谓的鬼火,并不是真正的鬼火。鬼火又叫磷火,是尸体里面的矿物质跟空气中的氧发生化学变化,从而产生的鬼火,农村里经常都能见到鬼火。所以我对鬼火并没有什么惧怕,我只是感觉到奇怪,这片林子里面怎么会出现密密麻麻的鬼火?鬼火越多,说明林子里的死尸越多,这片林子里面,莫非有很多的死尸?

面对那些鬼火,许旺鑫也没有丝毫惧怕,他的身影逐渐隐没在鬼火群中。

我们担心跟丢许旺鑫,于是也紧跟着追了上去。

眼前的景象令我后背发冷,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么多鬼火,原来这里竟是一座乱坟岗子!乱石遍布的地上,横七竖八堆放着破烂腐朽的棺材,断裂的无名墓碑,还有许许多多露出地面的白骨。

站在这片乱坟岗子上面,感觉老大一股阴气,不停地往脚底板里面钻。

我和磊子跟踪许旺鑫这么长路程,原本身体都已经发热了,没想到一阵阴风吹过,我俩齐刷刷打了个冷颤,这种冷是那种能够浸入骨头的冷,令人极不舒服。

磊子抱着臂膀,牙关发颤:“我来过这里,这是乱葬岗,又叫乱坟岗子,听说这地儿邪门的很!”

我看了磊子一眼:“你来过这里?”

磊子点点头,习惯性地想要抽烟,被我拦住了,烟头一亮,若是将我俩暴露了怎么办?

磊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收起香烟对我说:“小时候来过一次,不懂事,漫山遍野到处玩。有次跟几个小伙伴进山打麻雀,后来发现了一只野兔,我们就追那只兔子,追啊追的,不知不觉就追到这里。

那时候还小,满地的死人骨头可把我们吓得不轻,有个小胖子当场就尿了裤子,结果我们慌慌张张跑回牛家村,连家里的猎枪都搞丢了。

回去之后,大人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当场就把我们揍了一顿,告诉我们乱坟岗子是个邪地儿,以后都不准去那里玩。直到现在都过去好些年了,我都再也没有上来过!”

在湘西的崇山峻岭里面,有很多这样的乱坟岗子,当年的湘西也是战略要地。日本鬼子来过,杀了很多老百姓。游击队跟日本鬼子战斗,也打死了不少日本人。再后来爆发内战,死了很多当兵的。解放之后湘西剿匪,又死了很多解放军和土匪,所以这深山里面可谓是白骨累累,亡魂遍野。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这大晚上的,许旺鑫独自跑到乱坟岗子做什么?

许旺鑫在乱坟岗子里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我和磊子藏在灌木丛里面,静静观察许旺鑫的一举一动。

鬼火在乱坟岗子里面飘来飘去,把四周映照成惨绿色,显得阴森可怖。

这里就像是阴间的入口,处处都透露出阴邪之气。

这个时候,就看见许旺鑫蹲下身,手中的蜡烛差不多快要熄灭了,他又从兜里摸出一根蜡烛点燃,这次他连续点了七根蜡烛,在地上摆出一个奇怪的蜡烛阵。

我一看那阵型,竟然是北斗七星阵,七根蜡烛组成一个勺子形状。

紧接着,许旺鑫解开背包,从背包里取出一件物事。

我和磊子的眼睛同时瞪得老大,磊子情不自禁张开嘴巴,我一把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要做声,再继续观察观察。

许旺鑫背包里的物事不是其他东西,不出我们所料,正是童瞳的尸体。

现在已经足以证明,许旺鑫就是盗走童瞳尸体的幕后黑手。

可是,看这个王八羔子的模样,不像是等着跟人交易啊,那他究竟是想做什么呢?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和磊子疑惑不解,许旺鑫摸出一把铲子,竟然在乱坟岗上挖了个坑,然后把童瞳的尸体小心翼翼埋入坑里。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许旺鑫的脸上隐隐闪烁着兴奋的神采。

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磊子互望一眼,都有些懵逼。

许旺鑫从棺椁里盗走童瞳的尸体,然后又将尸体带到乱坟岗子上来埋藏,这是演得哪出戏码?我们怎么愈发看不明白了呢?

“妈的,这姓许的在搞什么鬼?”磊子低声骂道。

我沉吟着回答:“我也看不明白!”

磊子说:“难道他也是好心,觉得挺对不起童瞳的,所以把童瞳的尸体带出来埋掉?”

“你傻呀!”我在磊子脑袋上敲了一记暴栗:“你这是什么逻辑?他要是真觉得对不起童瞳,他是不是应该找个好点的地方把童瞳安葬了,怎么可能带到乱坟岗来呢?”

“说的也是!”磊子揉了揉脑袋:“九伢子,你说怎么办吧,现在证据确凿,我俩直接冲出去,逮他一个现行好不好?”

我思忖片刻,否决了磊子的建议:“不行!这件事情可能不是我们表面看见的这么简单!弄不好姓许的是在弄什么邪术,你看见地上的七根蜡烛没有,他摆出一个北斗七星的造型,肯定是有某种意义的!”

“如果他真是在修炼什么邪法,那我们更应该去阻止他呀!”磊子愤懑地说。

咯咯咯!咯咯咯!

摇曳的烛火中,许旺鑫突然阴森森地笑了起来,笑声十分难听,脸上的表情也充满狰狞,他的笑声让我们的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

磊子摘下腰间的铁锹:“老子去让他闭嘴!”

“不要冲动!”我死死拦住磊子,正色道:“如果许旺鑫真是在修炼邪法,我俩贸然现身,只有送死!你也不愿意暴尸荒野,死在这乱葬岗上吧?听我的,今晚暂时先撤,这件事情我得跟师父请教请教再做定夺!”

磊子沉吟半晌,跺了跺脚:“好吧,听你的,今晚暂时放过这个混蛋,不过这件事情,我磊子肯定跟他没完!”

乱坟岗子上一直萦绕着许旺鑫疯狂的笑声,那混蛋就像失心疯了一样,蹲在童瞳的尸体前面,不停地大笑,状若癫狂。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