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四十二章 阳火虚弱

因为我?!

什么意思?这事儿怪我咯?

我赶紧追上去:“哎,磊子,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一来,刘婉莹就走了?”

“对呀!”磊子说:“你知道的,婉莹现在的身份非常特殊,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存在,你一出现,她当然就离开了!要不是她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在跟踪我呢,真是!”

“她也太小心眼了,我萧九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出卖兄弟媳妇呢?”我打着哈哈,表面虽然这样说,心里却隐隐觉着奇怪,为什么刘婉莹一看见我就要跑?还有,刘婉莹是怎么知道我跟踪磊子的,我自认为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她是怎么知道的?

好吧,既然我都已经暴露了,那我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跟磊子说道:“磊子,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你有没有想过,你遇见的可能不是真的刘婉莹?”

“不是真的刘婉莹?那还有假的刘婉莹吗?笑话!”磊子摇摇头,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咬了咬嘴唇,决定直接摊牌:“我的意思是,你碰上的刘婉莹,也许不是刘婉莹的本体,而是……刘婉莹的鬼魂!你有没有想过,刘婉莹其实已经死了?”

磊子沉默半晌,脑袋摇晃得像拨浪鼓:“胡说八道!婉莹就活生生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怎么可能死了?你说她是鬼魂,难道就因为她总在夜里出现吗?这点我很清楚地跟你解释过了,以婉莹现在的处境,她适合白天现身吗?”

我点点头:“我承认你所说的不无道理,你也不要误会,我没有挑拨你们关系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如果刘婉莹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诉我!”

磊子呵呵笑了笑:“担心我?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哥哥我很快就要成功脱单了,哪像你,你还是赶紧找个对象吧!”

看着磊子远去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实话讲,对于刘婉莹是人还是鬼的猜测,我更偏向于后者,我认为刘婉莹应该是死掉了,我还从未听说过成为落花洞女之后,还有女孩跑回来的。

再者,那天刘婉莹坐在送亲娇子里的时候,我瞥见过一眼,刘婉莹神情呆滞木讷,已然是有些不太正常,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跑回村子里?

而且,最最奇怪的一点,即使回到村子,按照常理,刘婉莹应该回家找她的父母,或者远远离开水洼村,永远都不要回来,回来就意味着自投罗网的找死,但是她不仅回来了,并且还跟磊子开始约会,前思后想,他们的感情会不会发展的太快了?难道就因为那田埂边沿上的惊鸿一瞥?

我不信,我严重怀疑,这个刘婉莹绝对有问题!

第二天,我没有去地里干农活,而是去村口切了点卤肉,买了瓶酒,跑到山神庙去找陈秀才。

去的时候,时间还有些早,陈秀才正在山神庙的空地上晨练。

“今儿个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呀?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这个师父忘了呢!”陈秀才停下动作,背负双手看着我。

我脸上堆着笑:“师父,瞧您老人家说的,我把谁忘了,也不可能忘记你呀!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你看,还给你带了酒呢!”

“呵呵!当师父的还看不出你那点小九九?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啥事儿直接说吧!”陈秀才笑眯眯地接过卤肉和白酒,直接就在空地上坐了下来。吃着卤肉,喝着白酒,晒着太阳,这可是陈秀才最喜欢的休闲方式。

我也跟着坐在地上:“师父,是这样的,这两天呀,发生了一点事情……”

我一边陪陈秀才喝着酒,一边把关于刘婉莹的事情讲了出来。

陈秀才默默听完:“九伢子,你怎么看?”

我托着下巴,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认为那个刘婉莹很有问题,直觉告诉我,刘婉莹肯定是个鬼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缠上了磊子!”

陈秀才缓缓说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做事不能凭直觉,要讲事实!”

我点点头:“师父,那您的意思是?”

陈秀才用手指夹起一块猪耳朵肉,放进嘴里,咬得吧唧作响:“但凡被鬼缠上的人,时间一长,就会阳火虚弱,面露鬼相,最为明显的反应就是眼眶乌黑,整个人迅速消瘦,而且无精打采,因为阳气受损!”

我仔细想了想这些天磊子的症状,跟陈秀才说的这几点全部吻合,他的身体消瘦得很厉害,这点连我娘都看出来了,而且每天食欲不振,无精打采,睡觉能睡整整一天,之前我还以为是因为熬夜的关系,现在看来,应该是阳气受损!

我深吸一口气:“师父,如此说来,那个刘婉莹真的是鬼魂?”

陈秀才抿着白酒道:“任何事情不要提前下结论,要想知道刘婉莹是人还是鬼,有个很简单的方法!”

陈秀才起身给我画了一张符,符咒的颜色有些暗沉,不像是朱砂画的,也不像是人血。

“这是黑狗血画的符!”陈秀才将黄符折叠好递给我:“想办法,让磊子把这张护身符带在身上,等他见到刘婉莹的时候,如果刘婉莹是鬼魂,自然就会现原形了!”

我小心翼翼接过黄符揣好:“那刘婉莹要是攻击我们怎么办?”

陈秀才扬起嘴角,笑了笑:“放心吧,如果刘婉莹真是鬼魂,也没有什么道行,鬼力低得很呢,你能够对付的!”

“对了师父,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不被鬼看见?”我想起昨晚跟踪磊子,那么隐蔽的都被刘婉莹发现了,得想个法子不被她看见。

陈秀才指着我的脸颊说:“抹点鸡屎白在脸上,道行低的鬼就看不见你了!”

告别陈秀才回到家里,发现磊子破天荒提前起了床。

“哎哟,稀奇了,这太阳都还没落山呢,你就起床了呀?”我调侃道。

磊子翻箱倒柜一阵子,回头问我:“九伢子,你有没有西服一类的衣服,就是那种正式一点的服装!”

“你要西服做什么?”我奇怪地看着磊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