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媒正娶

第十二章 凶煞尸村

作者:打枣 TXT下载

  我被他这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朝那边看,没想到,黑影里竟然走出来一道熟悉的恐怖身影。

  又是那个浑身赤。裸,手捧两只奶。子,跟我妈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

  我一看到这女人,立马躲在江枯身后。

  “娃儿,饿了没,吃奶,吃奶!”女人一出现,竟然对我招了招手,然后,朝我扔过来一只奶。子。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了,所以现在见到她以及被割掉的乳,倒也不害怕不恶心了,只是我不明白,为啥这人长的跟我妈一模一样,还总是出现在我眼前。

  江枯盯着这女人看了一眼,有低头瞅了瞅那只乳,哼了声:“一腔凶戾,却又心存善念,你走吧,我不杀你。”

  “娃儿,吃奶,吃奶。”女人似乎没听到江枯的话,又朝我扔过来一只乳。

  江枯皱眉:“再不走,休怪我不客气。”

  女人这才瞅了一眼江枯,旋即,目光落在江枯手中的断刀上,眸子里流露出来畏惧神色,好像很害怕江枯的断刀似地。

其实江枯手中断刀我那会就留意了,这断刀形状怪异,却并不长,像极了秦汉时期的一种刀币。

不过这会儿女鬼眸子里的畏惧眼神,让我意识到,这断刀或许是把不错的道器。

  “娃儿,记得吃奶,记得啊……”女人吓得后退,冲我说了几句话,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她是谁?”忽地,江枯问我。

  我一愣,双手一摊:“我,我根本不认识她,不过,这女鬼很怪,长的跟我妈妈一模一样。”

  我这话一说,江枯眼睛里忽地闪过一抹古怪的厉芒!

  厉芒一闪而逝。

  下一秒,他恢复神色,说道:“你爷爷的确来过这里,不过刚才那个小鬼说,他已经离开三个小时了。”

  “啊?我爷爷离开了?那他怎么不回家,又去了哪里?”我问道。

  江枯眉头微皱,没说话,而是大步朝回走。

  我赶紧跟上。

  不过,就在我们快回到家时,江枯忽然站住,微微抬头,对着漆黑的天空说:“你们最好老实点,不然我会让你们有来无回!”

  话音落下,他手中断刀倏地朝天飞刺了出去。

  扑滋!

  我仿佛听到了刺中人的声音。

  下一秒,断刀入手,天上竟然掉下来半截绳子。

  我立马愣住,抬头看,这里没有电线,也没有树,可天上怎么掉下半截绳子。

  “江枯,怎么回事?”我急忙问。

  江枯没说话,闷着头继续朝回走,可是,我却清晰的看到,他的断刀刀口处,竟然有血!

  “江枯,刚才有人在我们头顶上吗?”我急忙追上去问。

  江枯冷睥我一眼说:“是爬绳女。”

  “啥?爬、爬女?”

  江枯眉头一皱,有些嫌弃的说:“你爷爷没跟你讲过江湖外八门的门派吗?”

  我脑海一闪,回想起昨天爷爷说的那些古怪的话来,他的确是说了江湖外八门,可是,我根本就不懂啊。

  “我爷爷说了,但是我……”

  “哦,知道有外八门的存在就行!”江枯不耐烦的打断我,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迅速窜出十几米。

  我赶紧跑着追上。

  但我再问,他却什么都不跟我说了。

  回到家,江枯跟我走进院子,爷爷忽然跑出来,紧张的说道:“你们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呢!”

  江枯瞅了爷爷一眼,没说话,站在一旁。

  我急忙走到爷爷跟前,高兴的说道:“爷爷,你也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爷爷拍了拍我脑袋,笑了笑,说:“傻小子,爷爷没事。”转而扭头,朝江枯鞠躬:“师叔,幸亏有你照料天佑,不然天佑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真是太感谢了。”

  江枯微微点头,却十分严肃的说:“看来师兄说的没错,你们村真的十分古怪。”

  爷爷叹息一声,说道:“哎,现在我们这个村子都成了凶煞之地了,村里没几个活人了。师叔,你可得帮帮天佑,尽快找回他的人魂啊。”

  江枯说道:“放心,这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爷爷再次鞠躬感谢。

  江枯却忽然说道:“对了,爬绳女一门也来到你们村了,你遇到没?”

  爷爷一愣,有些诧异的说道:“没有啊,我没遇到啊,师叔,爬绳女一门真的来了我们村?”

  江枯的目光立马深邃起来,他冲爷爷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而是再次靠在墙根,闭目养神。

  爷爷面露担忧之色,盯着漆黑的天空瞅了瞅,猛不丁打了个寒颤。

  我则是急忙拽了爷爷一把,问道:“爷爷,你快告诉我,咱们村这是咋了?为什么现在村里到处漆黑一片,到处阴森可怖,还有,村子里怎么那么多诡异的尸体?”

  爷爷叹息一声说道:“天佑啊,咱们村毁了!全毁了!整个村子都成了凶煞之地!那些古怪的尸体,都是没跑掉的村民冲了煞变得,哎,幸亏你爹妈跑的早,要不然,他们也得变成尸煞。”

  说着,爷爷痛惜的跺了跺脚。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昨天没听我们的话,留在村子里的人,都变成了尸煞?”

  爷爷再次叹息,点头。

  我当即浑身冰凉,感觉如坠冰窖一般。

  “爷爷,这是为什么啊,咱们村不是好端端的吗,怎么就忽然变成这样了?难道跟桐升的死有关,难道跟我有关?”我急忙又问道。

  心里不知为何,感觉这事似乎跟我脱不了干系,也有一种内疚感。

  爷爷没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蹲在了地上抽烟。

  我心情变得无比糟糕起来。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爷爷抽了一袋烟后,说道:“天佑,天不早了,你去睡吧,放心,有我跟江枯师叔在,你不会有事的。”

  我摇了摇头说道:“爷爷,我睡不着,我现在感觉脑子要爆炸了。我脑子里的疑惑像缠在一块的线团,怎么都梳理不清楚,太乱了,憋得我快要疯了。”

  爷爷皱眉:“傻小子,你不要想太多,这是大人的事,你别操心。”

  “不,我不是小孩了,村里的事我得跟你们一起调查清楚。”我说道。

  爷爷神色微微一顿,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江枯则是睁开眼对我说道:“陈天佑,去睡觉。”

  我摇了摇头。

  他忽然严肃起来:“快去睡,免得一会儿你看到不想看的东西。”

  我一愣,盯着江枯看,感觉他不像是开玩笑,只好回到屋里趟床上睡觉。

  可能是我现在没了人魂的原因,一躺下,我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眼皮也很沉,不多会儿就睡着了。

  睡梦中,我隐约感觉到有人在喊我,下意识睁开眼,忽地发现,在床头,竟然坐着个红色影子。

  “姐姐?是你?”我立马爬起来,盯着她问。

  她靠近我,一把捂住我嘴巴,小声说:“相公,小点声。”

  我赶紧点头。

  “姐姐,你怎么来了?”我问道。同时,狠吸了一口气,我嗅到她的手上有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

  “你还叫我姐姐?”她的声音细腻又柔软,十分好听。

  我一愣:“哦,你,你现在是我媳妇了。”

  “傻瓜,我来这里,是提醒你,赶紧离开这里的。”

  “我也想离开,可爷爷不带我走,现在整个村子都阴气森森的,还有尸煞,我自己一个人根本没办法离开。”我急忙说道。

  她秀眉微蹙,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也要想办法尽量离开,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那你不走吗?”我盯着她那张绝美的脸颊问。

  “我……哎,我走不掉。你不用管我,只要你离开了,到时候我会找到你的。”她伸出手来,摩挲了下我的脸,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似地说:“对了,你还是要提防着你爷爷知道吗?”

  “啊?为什么你跟我妈一样,让我防着爷爷?”我疑惑。

  她苦笑一声:“傻瓜,你不仅要防着你爷爷,你还要防着你妈妈,防着任何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好。”

  我愣愣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了,娘,娘子,我跟你奉天成婚,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想起来这个问题。

  她忽地莞尔一笑,露出来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葱白细长的手指在我脑门上敲了下:“傻瓜相公,我是你的罗衫呀!”

  罗衫?!

  我一愣。

  这时,她冲我笑了笑,站起来,朝着窗户走去,下一秒,她就消失掉了。

  “娘子,娘子!”我急忙喊,十分舍不得。

  “喂!醒醒!”忽然,一道冷硬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

  我猛地坐起来,这才意识到,刚才只是一个梦。可是,刚才的梦,却那么真实,好像我娘子真的来过似地。

  “天佑,你爷爷呢?”

  喊醒我的是江枯,可他却如此问道。

  我揉了揉眼说道:“我爷爷?他不是跟你在院子里守着吗?怎么了?”

  江枯皱了下眉头,说:“你爷爷不见了!”

  我赶紧下床,来到院子里,打开灯仔细查看,果真如此,我爷爷根本不在院子里。

  奇怪,这都凌晨两点了,爷爷出去干什么了!?

  “哎呦!”

  忽然,就在我拿着手电筒想进灶房里找爷爷时,脚下一个没站稳,立马趔趄着朝下倒去。

  江枯赶紧上前一步,将我扶助。

  我下意识朝脚底照了照,可下一秒,我再次愣住了。

  我刚才踩空的地方,竟然有一个直径半米的深洞!

  怎么家里又多了个洞!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