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媒正娶

第三章 喊魂

作者:打枣 TXT下载

  我爷爷是封建先生这一点我还是从村里的老人口中知道的,但我对爷爷这个人没什么印象,小时候我爹带我去见过他两次,到现在,我已经记不住他的模样了。

  而且,爷爷是我妈的禁脔,甭管什么时候,只要我爹一提起爷爷来,但凡被我妈听到了,我妈肯定没了贤妻良母的形象,立马暴跳如雷,一副跟爷爷势不两立的架势。

  这里面的缘由我不清楚,我也从不敢提爷爷俩字。现在我爹为了我要找爷爷帮忙,看来是真的没辙了。

  “孩他娘,你别生气,我知道你还是过不了那道坎,可你瞧瞧现在咱天佑娃被女鬼害的魂都没了,这种事除了咱爹,还能有谁救得了他?”我爹眉头紧皱,试图继续劝说我妈。

  可我妈就是不听,咬着牙说道:“其他村的端公有的是,我不信没了你爹那个老东西,我的娃就没救了。”

  我爹气结,却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喉头发痒,下一秒,一股子强烈的呕吐感袭来,我“呕”的一声趴在床沿就开始吐,后脑勺那里就跟破了皮一样火辣辣的疼。

  我妈吓得“啊呀”叫了一声,连忙捶我后背,我爹也吓了一跳,站起来一看,说:坏了!桐升叔给扎的那个小纸人烧没了。

  我这才知道后脑勺火辣辣疼的原因。

  我趴在床沿吐了一阵,身子软的像滩泥,完全一点力气都没有,加上我肩膀上还中了一剑,现在可以说是半死不活的。

  我妈又开始哭起来,坐立不安的。

  我爹也急的团团转,要再去找桐升来,可他刚出了门口,忽然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昏暗的前方。

  我妈扭头瞅了一眼,喊我爹:你杵那儿干嘛,快点再去把桐升叔接来啊,不然我看咱娃今晚上是熬不过去了。

  可我爹还是一动不动。

  我妈又问了一句,我爹仍旧没动,好像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直到过了足足三分钟,他竟开口喊了一个字:爹!

  我妈一愣,扭头,就见有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我妈一见那人,噌的一下站起来,下意识就挡住我。

  来的人不是别人,竟是我爷爷。

  他竟不请自来。

  “爹,你来的真巧,快救救天佑,救救您的孙儿吧。”我爹也不管我妈这会儿什么脸色了,赶紧开口说道。

  可我爷爷却一动没动,盯着我妈,表情十分凝重。

  我虽然没力气,但我躺的角度正好看到爷爷那张脸。

  他跟我爹长的没多大意思,都是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的,孔武有力,不过他比我爹还要高点。

  我妈是一看到爷爷就来气,她没好气的说:“你来干什么,走!快点走!十五年前你曾经答应过我,永远不再踏入我家一步的,现在你怎么好意思回来!”

  爷爷先瞅了床上的我一眼,这才说:“我回来是救我孙儿的。”

  他面对我妈时,口气明显有些虚。

  “不用你救,你快点走!”我妈立马喊道,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我爹终于忍不住了,冲上来就抽了我妈一巴掌:“你有完没完了!这是咱爹,你什么态度?咱爹是来救天佑的,难道孩子的命你不想要了!?”

  我妈懵了下,呜的一声哭起来,捂着脸就蹲在了地上。

  我爷爷这会儿没理我爹妈,直接走到床前,大手在我天灵盖上一探,竟松了口气似地,说了句“幸好来的及时”,然后对我笑了笑。

  我盯着爷爷,感觉这人,陌生又熟悉,还有种说不清的亲切感。

  “去给我拿个碗来。”爷爷忽然扭头对爹说。

  我爹一听,对我妈哼了声,赶紧就拿来一个碗。

  爷爷接了碗,倒扣在掌心,嘴巴快速的动了几下,好像在念咒语,与此同时,他手掌吸着碗底在空气中做了个舀水的动作,一下又将碗正过来,然后就对我说:“来,天佑,喝了它。”

  说着,扶着我起来,将碗里的东西喂给了我。

  碗里的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无色无味,入口清凉,喝了之后,我就感觉浑身发热,很快就有力气了。

  不过刚才爷爷那一手,却把我给惊讶到了。

  我看到,刚才碗明明是倒扣在他手里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可正过来后,碗里就有了大半碗的液体,这是为啥,他怎么做到的,让我感觉很稀奇。

  “妈,我没事了,你别哭了。”我坐在床上,喊了一声我妈。

  我妈抬头,看了我一眼,站起来擦了擦红肿的眼要抱我。

  可爷爷忽然大手一摆,对我妈说:时间紧迫,我得带天佑出去趟。

  我妈害怕什么是的,立马说:不行!我的孩子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爷爷眉头微微一皱,没听我妈的,一只手倏地在我脉搏上一搭,顿时,我好像被强电流给击中一般,浑身一颤。

  下一秒,爷爷手又在我手腕上一拽,我只感觉身子一飘,竟到了他肩膀上!

  “放心,我很快就带天佑回来,要出了事,我不得好死!”爷爷扛着我就走,到了门口时扭头对我爹妈说了这么一句。

  我刚要喊我妈,没想到爷爷走起来,速度奇快无比,眨眼的工夫已经到了村子的后山脚下了。

  说真的,我有些懵,从刚才爷爷手搭在我脉搏上那一刻开始,直到来到后山脚下,我一直都在懵逼状态。

  他简直就跟个武林高手一样,神秘!高深!他刚才的一系列手段,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真的冲击到我了。

  “你,你把我放下,你肩膀硌得我肚子生疼。”我回过神来后,对他喊道。

  可他就跟没听到我说话似地,一口气扛着我来到了村后山的野人沟,这才把我放下来,而且,他还脸不红气不喘的。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瞅了他一眼问。虽然他是我爷爷,可毕竟很少见面,现在还是有些生疏的。

  他笑了笑,说:“你这傻孩子,你的魂丢了,我带你来当然是叫魂。”

  “我的魂是因为被女鬼缠了才丢的,在这里能叫回来?”我四下看了看问道。

  这野人沟,位于我们村后山的阴背面,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而且村里的老人也说过,野人沟这边经常闹邪,现在我被爷爷带到这里,还是大晚上的,周围黑黢黢的,让我心里有些发毛。

  爷爷就说道:“魂离身,性喜阴。这野人沟当年是小日本残杀老百姓丢尸的地方,后来文革,不少人经受不住侮辱也常来这里自杀,可以说,这里阴气最重了,说不定你的魂就在这里跟其他的冤魂一起玩呢。”

  我一听,我的魂跟鬼在玩?吓得我后背都凉飕飕的。

爷爷见我害怕,笑了笑,说:“好了,有我在,莫怕。”

然后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冥纸压在我头顶上,说:“人是魂的坟,等会我点燃了冥香,你就大声喊魂归兮来,明白吗?”

  我一愣,问:啥?魂的坟?什么魂归兮来?

  脑子里竟然开了小差,想起来语文课本里好像有篇文章就有魂归兮来这样的句子。

  爷爷解释说:“天佑,这人体,其实就是一个人魂魄的坟,坟这个字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忌讳,甚至认为坟就是死亡的象征,其实呢,坟只不过是个寄存,跟你们住房子一样,魂也需要有地方住不是?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只要记住,等会我让你喊魂归兮来,你喊就是了,这回晓得了么!”

  我是越听越糊涂,不过魂归兮来我自然会喊,所以就点了点头。

  很快,爷爷就点燃了冥香,冥香在微风吹动下,一大片一大片的烟雾弥漫在整个野人沟里。

  爷爷盯着周围看了下后,又对我说:“一会儿有阴风,你记得用手压住头顶的冥纸,晓得不?”

  我再次点头。

  爷爷就双手握住冥香,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弯腰拜了下后,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说来真是玄乎,他念叨之前,风一点都不大,可他一念叨,这风陡然就大了许多,还凉飕飕的,刮得人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明显是阴风。

  “喊!”爷爷快速的盯着四下漆黑看,旋即急忙提醒我。

  我一听到提醒,立马就开始喊:“魂归兮来!”

  “魂归兮来!”

  接连喊了好几声后,忽然,阴测测极为渗人的阴风,竟一下消失了。这感觉就好像,无处不在的风,像水蒸气一样被蒸发了。

我感觉不对头,扭头看爷爷。

爷爷的脸色竟骤然间变得煞白。他快速的盯着漆黑的野人沟看。

  “不妙!有古怪,天佑,快跑!”爷爷忽然喊道。

  话音未落,冲到我跟前,抓住我胳膊,撒腿就跑。

而在这时,我下意识的盯着周围看,却发现,一些古怪的黑影,晃晃悠悠的都从空气里冒出来了。

我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简直就是百鬼夜行!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