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媒正娶

第五章 老井尸体

作者:打枣 TXT下载

  我是被吵醒的,院子里吵吵嚷嚷的,起来一看,我爹正拿着斧头要砍桐升,要不是我妈拦着,估计真能闹出人命来。

  我爷爷上去把我爹的斧头抢过来,扔在地上,一下把我爹和桐升分开,质问桐升:你这个老不死的,还好意思来我家,快说,把我孙子的魂藏哪里了?

  桐升立马就喊冤枉,不断问:这到底咋回事,到底咋回事嘛。

  我爹梗着脖子,脸也涨红,怒气冲冲的问:“难道不是你害的我儿丢了魂?你少在这里装,今天我不劈了你,我是你孙子!”

  说着我爹又要去拿斧头。

  我妈赶紧将我爹抱住,让他不要冲动。

  桐升愣在那里,盯着我爹看看,目光又落在爷爷身上,说:“陈老哥,你从山里回来了啊,这是个误会啊,我怎么可能会害天佑娃啊,真的是误会啊。”

  我爷爷眼睛放精光:“桐升,这要是误会,那你给我解释,为啥用阴阳扇灭了我孙子的魂灯,还有,你拔了他一根头发,抽走了他的魂,以为我不知道?!”

  桐升一听,立马摆手解释:“错咯,错咯,你们真误会我咯,我昨天用阴阳扇灭天佑娃的魂灯,是看他丢的是那条魂啊!老哥哥,人有三魂,天魂、地魂和人魂,

  昨天天佑他娘请我来,我就感觉天佑娃魂不稳,带着他到太阳底下瞅了瞅,发现他影子暗淡,但我道行浅,只能用阴阳扇来判断咯。

  至于我拔了娃子一根头发,是因为这个!”

  说着,桐升竟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小布偶,布偶没有脸,只有头发和身子,看上去很诡异。

  我爷爷盯着布偶一瞅,立马皱眉:“你竟做了个鬼童!想干嘛?”

  桐升赶紧解释:“天佑娃的人魂没了,我昨天剪了个纸人帮着他续魂,可我知道,纸人撑不了多久,所以昨晚就做了鬼童,一大早就来送,就是怕娃子熬不住哟。”

  我爷爷神色一滞,旋即有些犹豫起来,他把布偶抓过来瞅了瞅,然后扒拉开布偶的头发看了下,这才问:“桐升,你真没害我孙子?”

  桐升一拍大腿:“真的没有哟,老天爷,你家娃子我从小稀罕到大,怎么可能害他麽!”

  爷爷扭头看了看我爹妈,给他们使了个眼色,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桐升说:“要真是这样,那是我错怪你了。不好意思咯。”

  桐升叹息一声,摆摆手说:“罢了,罢了,天佑娃子没事就好咯,老哥哥你现在回来了,我也放心了,这事我不管了,我走了。”

  说着转身朝外走。

  我爷爷想要留他,可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爹跟我妈都愣住了,看爷爷意思,是我们家误会桐升了。

  我爹问:“咋回事,不是桐升害的天佑?”

  我妈也盯着爷爷看,期待得到回答。

  爷爷盯着手里的布偶端详了会儿,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晓得了,这鬼童虽然是歪门邪道,但的确可以帮我孙子续魂,看来,桐升是为了咱家好。”

  “那天佑丢了魂是因为啥?”我爹问。

  爷爷皱眉,见我站在门口,就朝我招了招手说:“孙儿,走,跟我去老陵那边瞧瞧去,这事还真是离谱了。”

  我点了点头,就跟爷爷往外走。

  从家里出来,好多村民见到我爷爷,都跟我爷爷打招呼,但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好多人都朝村东头跑,不知道为了啥。

  我爷爷也发现了,就问我一个大娘:“侄媳妇,大早上的火急火燎的干啥去?”

  那个大娘哎呦了一声:“原来是天佑他爷爷回来了啊,你来的正好,快去家东老井那边瞧瞧吧,听说淹死了个人。”

  我们村里的人,说家东就是村东头的意思。

  我爷爷一听,连忙拉着我朝村东头走。

  在我们村东头这边,有一口老井,据说老井之前经常淹死人,为此,村里找人弄了个大井盖扣上了,很多年都没出事了,可现在怎么又淹死人了?

  爷爷拉着我很快来到老井旁,这边已经不少人围观了,我挤进人群看,这会儿正好有两个青壮年用绳子朝外拽。

  没几秒钟,竟然拽出来一个死尸。

  周围的人顿时开始议论起来,害怕的退后几步,不害怕的就凑上前去看淹死的是谁。

  我虽然害怕,可很好奇,想看看死的是谁。

  就在我准备凑上去仔细看时,忽地,有个人喊道:“哎呀,这不是桐升麻子吗!”

  他这一声喊,村里人立马开始嚷嚷起来,说怪不得好几天不见桐升了,原来是淹死了,还有的捂着鼻子说,哎呀,也不知道死了几天了,身子都发臭了,然后都一阵唏嘘。

  我却跟爷爷都愣住了。

  桐升?淹死的是桐升?这怎么可能,刚才桐升还去我家了呢!怎么可能会死了好几天了啊!

  我刚要问爷爷,爷爷竟急忙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拉起我胳膊,直奔我们家祖坟地。

  一路上,我好几次想问,爷爷都制止了,直到来到祖坟地这边,爷爷才允许我开口。

  我问他,爷爷,老井里淹死的真是桐升?

  爷爷点头。

  我啊了声,说那刚才去我们家的人是谁,难道是鬼啊?

  爷爷眼睛微眯,摇头说:“不是鬼,是人,一个假扮桐升的人。”

  我立马恍然,可我却不明白,为啥那人会假扮桐升去我家,而且,不知道为何,我有种惶恐不安的感觉。

  “爷爷,桐升被淹死了,不会是假装他的人害的吧?”我想了下问。

  我爷爷一愣,盯着我,笑了笑:“看来我天佑娃长大了,都知道推理了。”

  我尴尬一笑。

  爷爷继续说:“现在不是关心桐升怎么死的时候,虽然在我看来,这肯定跟你丢魂有关,但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你那个鬼媳妇。”

  我哦了一声。

  接着,爷爷带我来到祖坟地,问我:“天佑,你说前天来上坟时看到了一座坟头,是在什么方位?”

  我查看了下四周,朝着旁边一块蒿草地指了指,说:“就是这里,不过很奇怪,现在这里根本没坟头,可能是我当时看花了眼吧。”

  爷爷摇了摇头:“你没看花眼,这里真的有座坟。”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倒出来几滴液体,涂抹在我眼睛上。

  “天佑,你睁开眼再看。”爷爷说。

  我睁开眼,惊奇的看到,在我正前方,真的又出现了一座坟!

  这坟头,就是前天我来祭祖时看到的,而且,上面现在还有我当初压好的坟头纸!

  “爷爷!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爷爷严肃起来,说道:“天佑,人鬼两立,殊途阴阳,你之前看不到鬼,自然就看不到阴坟。我刚才在你的眼上涂了牛眼泪,你现在不但可以看到鬼,还能看到阴宅了。”

  我有些明白了,盯着坟看,发现它的确是存在的。

  下意识的,我扭头朝其他祖坟的坟头上看,竟然看到一座坟头上,有个老头缓缓从坟里冒出来头瞅了我们一眼,旋即倏地把脑袋缩回去了。

  这把我吓了一跳。

  爷爷急忙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不要乱看。快点,喊一下你媳妇,看她在不在。”

  “啊?怎么喊?”我有些难为情。

  爷爷苦笑:“当然是喊媳妇了!”

  我有些尴尬,不过一想我那鬼媳妇长的养眼无比,我还是大着胆子喊了两声“媳妇”。

  可鬼媳妇根本就没出来。

  我问爷爷:“怎么没见她出来啊?”

  爷爷皱眉,盯着坟头看了眼说:“估计她不在吧,好了,咱们走,或许到时候她会主动来找你。现在咱们得去调查那个想害你的人是谁了。”

  我点头。爷爷就拉着我回村。

  可我刚走了没几步,忽然,一阵阴风刮起,有张冥纸被吹起来,一下落在我手上。

  我吓了一跳,刚要扔掉,却看到冥纸上有一行字:相公,快跑!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有种紧张感,刚想把冥纸给爷爷看,那冥纸却又胡腾一下烧着化为灰烬。

  而这时我扭头看爷爷,发现爷爷面色极为凝重,他的目光正盯着我奶奶的坟在看。

  我顺着他目光扭头,登时,吓得我头皮一阵阵发炸!

  我看到,奶奶的坟头上竟蹲着个赤。裸。身躯的女人,她头发披散着,露出来半张脸,双手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托着两只雪白的东西,正在对我们诡异的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