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媒正娶

第七章 老鼠

作者:打枣 TXT下载

  我急忙问爷爷:“你的意思是桐升的尸体今晚上会诈尸吗?”

  爷爷瞅了我一眼,指了指我脑袋说:“天佑,动动脑子。”

  我想了想,忽然明白了什么。

  “哦,爷爷,你说的那个桐升,就是假扮桐升去咱家的那个人吧?”

  爷爷这才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拉着我离开了。

  到了晚上,爷爷嘱咐我爹妈早点休息后,就再次带我来到了桐升家。

  这会儿,桐升家点着灯,可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想想也是,桐升是个光棍,有人给他置办灵堂就不错了,但没有人愿意来守灵。

  爷爷跟我进屋查看了一下,的确没人,就对我说:“天佑,把灯吹了。”

  我一愣,心里有些发毛,这屋子里摆着桐升棺材呢,吹了灯乌漆嘛黑岂不瘆得慌啊,我就皱眉,爷爷瞪了我一眼:“快点吹!”

  我这才把一旁桌子上的煤油灯吹灭了,不过棺材上的煤油灯我不敢吹,因为这灯叫守灵灯。

  守灵灯又叫守阳灯。

  在我们这边,平时死了人,尸体放在棺材里后都要在家里摆放三天三夜,在这期间,晚上一定要在棺材上点守灵灯,因为老人们说:人死魂不灭,就算人死了,魂还要在家里留恋三天三夜呢,这期间,必须点灯,算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

  可爷爷却又催我:“天佑,把守灵灯也吹灭!”

  我啊了一声说:“爷爷,这,这怎么能行。”

  “怎么不行,桐升死的冤,我早晚会给他报仇,这点老规矩就不要遵守了!”爷爷说道。

  我想了下,感觉爷爷是封建先生,懂的肯定比我多,他都这么说了,我也没犹豫,当即就将守灵灯给吹灭了。

  可随着守灵灯一灭,顿时,我就听到棺材里面传出来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声音,真他娘的渗人,不知道为何,我还自己脑补了下,好像是桐升真的诈尸,正用冒出来的黑指甲在挠棺材呢。

  “爷爷,我害怕!”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赶紧来到他身边说道。

  爷爷笑了下,“怕什么!来,跟我把棺材打开!”说着,爷爷掏出来手电筒照着。

  我立马摇头,感觉爷爷是疯了。因为按照规矩来算,死人只要入棺,棺盖封上了,就肯定不能再打开了,不然就是冒犯死人。

  爷爷见我不动,哼了声,把手电筒朝我手里一塞,说:“给我照着!”

  我拿着手电筒,站在那里发愣。

  爷爷却直接徒手就把桐升的棺材盖给掀开了。

  “手电筒给我!”爷爷急忙喊。

  我赶紧递给他,可当爷爷用手电筒朝棺材里照的时候,忽然,手电筒所照的位置,噌的一下又一道黑影闪过。

  “哎呦!”爷爷忽然疼的喊了一声。

  手电筒立马朝着地上照,我就看到,地上竟然又是只黑色的大老鼠!

  妈的,桐升家闹了鼠灾不成?

  爷爷啐骂了一句,上前一步就要踩死,可那老鼠诡异的很,吱吱叫了两声,竟像个人一样站起来,迅速的窜了出去!

  这一幕,把我看得直发呆!尤其是老鼠竟然跟人一样两条腿走路!

  “妈的,让他跑了!”爷爷骂了一句。

  而紧接着,他手电筒朝棺材里一照,又惊讶的喊道:“尸体怎么没了?”

  我一听,下意识朝棺材里看,果然,棺材里桐升的尸体真的没了!

  “这,这怎么回事啊爷爷?”我急忙问。

  爷爷摇了摇头,没说话,迅速把煤油灯点上了。

  我急忙喊爷爷,发现他胳膊上正流血呢。是刚才那只从棺材里窜出来的大老鼠给咬伤的。

  “爷爷,你快点包一下。”我急忙说。

  可爷爷却没当回事,跑到院子里就喊:“来人啊,来人!”

  他喊了没几秒钟,村长就跑来了。

  村长一来,急忙问爷爷咋了,我爷爷就说桐升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村长一听,吓了一跳,尸体无缘无故怎么可能就消失了呢,立马就喊了人去找。

  爷爷却拉着我来到桐升家窗前,用手电筒仔细照了照,然后骂了句混账。

  我现在是又惶恐又疑惑,脑子里就跟浆糊一样,完全搞不明白这到底咋回事了。

  爷爷带我来说抓假扮桐升的人,可人没抓到,桐升的尸体却不翼而飞了。

  还有,我根本搞不明白这到底是咋回事。

  “爷爷,刚才那只大老鼠怎么会跑到棺材里啊,太奇怪了,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老鼠。”我盯着爷爷说道。

  爷爷皱眉,说:“那不是老鼠,那是个人。”

  “啊?”我愣住,感觉自己好像听错了。

  爷爷继续说:“那不是老鼠,是个人,就是他杀了桐升,还假扮桐升去你家害你的!”

  “这怎么可能,爷爷,你不是开玩笑吧,老鼠是老鼠,人是人,你怎么老鼠和人都分不开了啊?”我说道。

  爷爷冷笑:“你现在还不懂,以后就晓得了!不过桐升的尸体消失,这倒是我没料到的。”

  说着,他低头沉思。

  过了一会儿,村里竟然有人火急火燎的跑回来了,见了我爷爷就说:“哎呀,陈叔,可算是找到你了,你快去看看吧,桐升的尸体又掉进家东的老井里了,村长刚才带人捞尸呢,可尸体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捞不上来,估计是闹邪了,让你过去看看门道。”

  爷爷一听,立马拉着我就跟那人朝老井跑。

  五六分钟,我们来到老井这边,这里好多人都围着,手电筒照的周围明晃晃的,老井口有四个青壮年正在使劲拽绳子,可他们四个好像在跟井里的尸体拔河一样,就是拽不上来。

  我爷爷来后,赶紧让青壮年停下来,他绕着老井口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忽然扭头喊我,然后对我小声说:“娃儿,劝劝你媳妇,让她松开手。”

  我一愣,我媳妇?立马明白,是那个跟我拜堂成亲了的鬼姐姐!

  “爷爷,你的意思是,那个鬼姐姐在老井里?”我问。

  爷爷急忙压低声音:“你小点声,别让村里人知道了,快点,对着井口小声的说话,让她松开。”

  我半信半疑,不过这会儿村民都盯着我呢,我只好按爷爷意思,小声蹲在井口说了几句话。

  “你们几个再拽下试试!”我爷爷急忙拉着我走到一旁,对那几个捞尸人喊了声。

  那几个人赶紧用力,没想到这一次,桐升的尸体竟被轻轻松松就捞上来了。

  可当尸体捞上来的那一刻,我登时愣住了。

  因为,桐升的尸体上这会儿穿的不是寿衣,竟然是我鬼媳妇那一身大红喜袍!

  他妈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