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巫医

第十章 离开

然而此时此刻,最尴尬的莫属沈怀民了。

作为楚州市最厉害的大夫,竟然败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鬼手里,最重要的是,就连他自己都得承认论起医术他远远不及眼前这个年轻人。

“沈老师,那小子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要是刚才咱们也决定顺产,结果和这个没什么区别!”小助理凑到沈怀民跟前,想要出言安慰,酸不拉几的说道。

“你不要说话了,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助手了!”谁知道沈怀民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自己这个助手,年纪轻轻却是满脑子阿谀奉承,嫉贤妒能,也得亏这一次事情自己才认清楚他的面孔,而这样的人曾几何时是他最为厌恶的人。

“沈大夫,您怎么?”助手有几分不敢相信。

“难道你没听懂我说的话吗?”沈怀民眼中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

“很好!就因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乡巴佬,你居然敢这么对我,别忘了,林庆春可是我舅舅,你以后可别后悔!”那助理恶狠狠的骂道,怨毒的眼神扫过夏雨,如果不是他自己今天怎么可能这么狼狈!

看着翻脸的助手,沈怀民被气得两眼发黑。

“行了,沈大夫,这样的人没必要为他生气。”夏雨微微一笑道。

沈怀民长长吸了一口气,心中暗自侥幸,得亏没有刚才因为那混蛋的挑拨而和眼前的少年有过节。

平复了一下心情,沈怀民肃然看着夏雨,郑重道,“夏大师,对不起!说到底今日最初我也没有将你放在眼里,经过刚才我才明白,山外青山楼外楼的道理,我之前那几十年只不过是我的自以为是罢了。是您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医术的方向,如若您不嫌弃,我愿你拜您为师,行待师大礼!”

说完,沈怀民居然双膝弯曲,整个身子都要跪伏在了夏雨的面前。

得亏夏雨眼疾手快,伸出一只脚垫在了对方的膝盖上,“沈大夫严重了,我也只是比你们的运气稍好一些罢了,中华医术博大精深,您从医这么多年的经验是宝贵的财富,论起医术也目的也只不过是救死扶伤而已,如若比较便已是失了初心。从今以后,我们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便好。”

“倒是我着想了。”听的夏雨一席话,沈怀民更显愧疚,但也心中暗自佩服。

众人看着沈怀民旷达心胸,惊讶于他的大师风范之余,更有人将目光放在了夏雨的身上,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年纪轻轻就拥有一手连沈怀民都不能企及的医术,现在更是搭上了宋家这艘大船。

不是猛龙不过江,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每天都上演着逆袭成功的故事,作为这圈子里面的人,他们却还没有看过如此强势登场的人物!

这年头儿,会赚钱能赚钱的人很多很多,尽管他们有实力有财产,可对待神医的态度他们永远都是巴结。

越是有钱就越是怕死,看着少年立于当场,在场不知有多少达官显贵,生出了结交之心。

只有白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人群的角落,看着被众人环绕的夏雨,双全紧攥,一双犹如鹰隼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夏雨,内心之中的嫉恨与愤怒,仿若烈火焚烧。

接下来宋家大宴宾客,宋家主脉再添一人,而且还是母子平安,这样的喜讯让整栋别墅都洋溢着欢喜的气氛。

此刻一件卧室之内,夏雨坐在一妇人床边,一边还站着宋家的老老少少,一个个都盯着夏雨,等着他的结果。

手离开了夫人的手,夏雨微微一笑说道,“虽然夫人的气血仍然亏损,但气息都已经平稳,接下来就只需静养。”

“再者,平时要多注意,不能紧张,劳累,担心等等,您这个年纪,其实已经算得上是高龄产妇了,没事儿的时候做一下舒缓的运动。”

“接着我再给您开一方药,用一来调和气血,养个半年就没事儿了!”

夏雨坐在床边,将接下来一些照顾病人的要点,一一讲明。

他没说一句话,床上的夫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光芒,显然将对方的话,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接着有仆人站在门口轻轻敲门,恭敬的道,“老爷,酒席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入座了。”

老爷子宋义拄着拐杖敲了敲地面,笑道,“行了行了!小夏已经累了很久了,留一个管事儿的,剩下的人都入席吧!”

老爷子走在前面,亲手拉着夏雨,看起来对夏雨的确十分重视。

席间落座,宋义老爷子坐在主位,而左手边坐的就是夏雨,至于白浩则坐在宋子凡一旁,论起地位,明眼人一眼便可以看出来了。

宋斌面色尴尬坐在老爷子旁边,良久才端起面前的酒,站起来对夏雨举杯道,“夏兄弟,之前那个啥……都是我的不对,还请你见谅!”

“没事儿,关心则乱我理解。”夏雨自然不是那种小气人,端起酒杯与宋斌杯子一碰,直接一个仰头儿。

宋斌看着夏雨眉头直跳,这尼玛,这一辈子最少一两半,你小子说一口闷了就闷了,要不要这么耿直。

看着酒杯之中晶莹流转的酒液,宋斌咽了一口吐沫,这尼玛可是足足有六十三度。

这是赔罪酒,不喝也得喝,忍着灌火一般的辣感,宋斌一杯下去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了。

“好酒!”夏雨酒杯一放,品道,“淳而不燥,甜而不辣!好酒!”

夏雨眼睛微亮,山里面可是喝不到这么好喝的酒啊!

作为一个标准的土鳖,对于酒这样的东西,夏雨没有丝毫的抵抗力,一旦开了荤,那可就真的搂不住了。

席间推杯换盏,宋斌宋子凡这爷俩儿可算是打了大门,从最开始的敬酒到后来的被敬,碰到了夏雨这么一号喝酒如饮水的货色,喝到一般就趴在了桌子上。

到了后来,宋斌坐在夏雨的身边,一口一个老弟,从之前略带敌对的关系,飞速发展,听的宋伊人在一边直皱眉。

而白浩坐在一边彻底沦为了摆设,身为配角的感觉,令他几欲抓狂,而老爷子端坐堂中,半醉不醉,他也不好离场,只能再这样煎熬之中继续忍受。

夜幕深深,夏雨看着满酒桌倒下的人,眼中带着几分迷离的醉意站了起来,拿起随身携带的布包,打了个酒嗝,“嗝~”

“还真是好就没有喝到这么尽兴的酒了!”

甩开布包,夏雨晃悠悠的离开了宋家别墅,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别人眼中的豪门宋家,在夏雨也只是一般,功名利禄从来不会成为阻碍他脚步的绊脚石。

故此,他迈向门口的步伐,飘忽却又坚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