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牌里住着诡

第十五章 地下阴魂

  “那些肉,不是你吃,而是你肚子里的阴灵吃的,而看到活物咽口水,更是证明它已经长成了气候,这区区的肉已经满足不了它,它需要吃活物,新鲜的活物!”

  说到这,周淼眼中浮现出一丝怜悯。

“还不止是我说的这些,鬼胎最喜欢的是什么?是宿主,也就是说伤害最大的是你老婆,鬼胎在体内多呆一天,就多吸一天你老婆的精气,等到精气被吸光,它会从内而外,一点点的吃掉你老婆的内脏,乃至整个身体。”

  这些话,彻底的把这对夫妻俩给吓住了。

  过了半响,王立民是男人,他最先反应过来,声音颤抖的问周淼,“那我们该怎么办?”

  周淼看达到了效果,懒散的伸了个懒腰,转过身去想要回到我床上继续睡觉,“问小任子吧,对付一个鬼胎,对他来说不是太难。”

  这句话,等于宣布了李晨怡孩子的死,也在告诉我应该怎么去做。

  王立民夫妻俩的眼神充满着死灰,一边是好不容易有的孩子,另一边是老婆的命,无论怎么选择,他们夫妻俩都注定了会后悔一生。

  “等等。”

  就在这时,我突然说了一句话,让周淼都愣了,停住了脚步。

  我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李晨怡肚子里的不是鬼胎!”

  王立民夫妻俩眼神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他们死死的盯着我,紧张到不敢呼吸,在等着我的下文。

  周淼也皱着眉头,“你确定?”

我坚定的点点头,“我确定!”  “这绝对不是!”我再次肯定的说道。

  以前师父接手过一个怀了鬼胎的女人,那个女人的状况和周淼刚刚所说一模一样,惧阳喜肉,所以我刚刚也以为是鬼胎。

  那个女人却有一点和李晨怡极为不符。

  那就是周淼所说的吸人精气。

  母体是胎儿最直接的吸收渠道,那个女人在怀鬼胎初期,就已经被体内的小鬼给吸得面无人色,皮肤干枯如树皮,好像盖在骨头上一般。

  可面前的李晨怡,除了皮肤略显苍白,却充满着弹性,根本不像是怀了鬼胎的样子。

  这模样,

  更像是鬼附身。

  我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后,周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看出来,你个呆子还有点用啊,这都知道。”

  我笑笑,说是运气,正好原来陪着师父见过,那时我还年幼,吓的连续几天没有睡着,所以印象深一点。

  听到这,王立民夫妻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们悬着的心,刚要放下,又听到我问道。

  “你和你老婆这么多年了应该足够了解她吧?”

  王立民点头说了解,他敢拍着胸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更了解他老婆的人了。

  我继续问,“老婆最近有没有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有时性格大变,像是换了个人?亦或者,梦游一类的事情?”

  王立民斩钉截铁的说没有,肯定没。

  “那就奇怪了。”我皱着眉头,我刚刚说的这两种,是最常见的鬼附身后的行为,可王立民说他老婆都没有过。

  看来这事,还得麻烦周淼跟我去他家看一趟。

  周淼那边直接说没问题,反正她也睡好了,没事做,不过这次她要吃麻辣小龙虾。

  我说行,你想吃什么都随你,毕竟上次王旭刚那单生意,她只要了阴魂钱,大头都让我拿了,请她吃小龙虾,我也能接受。

  然后我就后悔了。

  我大大低估了周淼在吃上的战斗能力,看着她面前堆积如山的小龙虾外壳,我的肉在滴血,除了小龙虾,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算下去,这一顿下去就得一千多块,王旭刚那笔生意的钱,根本不够她吃几顿的。

  我想不明白周淼那么平坦的小腹,怎么装的下这么多东西,我恨恨的想到,这小妮子该不会吃下去的,全长到胸上了吧。

  我用力的盯着周淼那鼓起的胸部,想看出点究竟来。

  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好像比其他女生除了大点,圆点,再加上白一点,也没什么特别的。

  好在吃完后,去付钱的时候,被服务员告知已经有人结过账了。

  我转头看向王立民,王立民笑笑说,“两位大师来帮我们夫妻俩,怎么好意思让你出钱。”

  我喜极而泣,我的老婆本攒住了,心里也暗自道,就冲着这顿饭,也一定要帮王立民他们解决这事。

  周淼说我那点出息,一顿饭就被收买了,我这种人,放在抗日战争时期,绝对是妥妥汉奸。

  我偷偷的白了她一眼,没敢和她斗嘴。

  最初我以为王立民只是一个比较有地位的生意人,到了王立民家小区,我才发现自己错了。

  王立民居然住在我们市的机关家属院。

  而且看门卫对王立民的态度,他的身份绝对不低。

  难怪人家敢在医院掀桌子,医院还得陪着笑换专家。

  这就是差距啊。

  王立民的家在一楼,是个不大的三居室,看起来有些老旧,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阳台上养着几盆郁郁葱葱的花,能看的出这个家女主人的品味。

  在他们卧室里,却挂着一张张荣誉证书,还有王立民穿着警服的照片。

  从他身上的警衔,我大概猜到王立民的身份,有点紧张,一旁的周淼却丝毫没有在意,仿佛司空见惯。

  我们两人转悠了一大圈没什么发现。

  正准备离开时,我突然看到地上有着一把大锁。

  看到我的目光,王立民解释说,之前这个房子是上下两层的,除了看到的三个卧室,下面还有一层。

  里面有一间房子是他原来儿子的卧室,他儿子丢了后,怕自己老婆看到伤心,就把那里给封了,锁住。

  听到这话,我和周淼对视了一眼。

  上面这层没有什么发现,八成是楼下了。

  我让王立民拿来钥匙,可因为太久没打开过,锁芯都生锈了,最后还是王立民去楼下找了个锤子,拎起来给砸开。

  我转头看向王立民,“我和周淼下去看看,你在上面等我们。”

  我这么说的原因是打开通道口,就能感觉一股寒意涌来,大夏天的让我打了个哆嗦,我和周淼都算是经常和鬼物打交道,下去自然没事。

  王立民虽然是个警察,毕竟也普通人,万一被阴魂缠上,那就麻烦了。

  我们走进去,一股刺鼻的腐朽味迎面扑来过来。

  我摸索着把灯打开,能够看到地面有着厚厚的一层灰,眉头皱的更紧了。

一般阴魂最喜欢这种没人住的地方,因为没有人味,更何况这儿是地下室,仅有的一点窗户被封住,常年见不到阳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