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牌里住着诡

第三章 袖画白鸟牌

“你没和我开玩笑?”我心里已经信了大半,如果那个东西是李莹莹的弟弟,那李莹莹宁死不和他做那事,还有昨天晚上听到要除掉阴灵转身就走,都说的通了。

  我的神色凝重起来,起初我以为缠着李莹莹的是她的客户,一个小阴灵好解决,可当阴灵占了血,甚至杀人……

  我没猜错的话,李莹莹的那个客户,是他弟弟杀的吧,只有这样,他弟弟才会被李莹莹的客户阴魂影响,凶性大发,对自己的亲姐姐做出那种事。

  还好没直接给李莹莹做阴牌,差点酿成大祸。

  我有些恼了,“你把你弟弟的事给我仔细说一遍,还有,你那顾客死之前有什么异样,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如果她真和她弟弟真的成了不论之事,她弟弟的阴灵将会彻底沦为鬼物,到时害死的就不止是她一个,很多人都要跟着遭殃。

  李莹莹这次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告诉我她的老家在农村,在小学的时候,父母就因病去世,是和弟弟相依为命长大的。

  父母一走,家里的重担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她不得不退学,去打工赚钱养家。

  李莹莹才七八岁,还是个女孩儿,没什么力气,做什么工作都没人要,她撞了很多壁,最终才在距离家几公里外的一个黑工厂,找了一个小工的活。

  活儿很累,工资还少,可李莹莹很满足了,最起码这钱足够她和弟弟两个人生活下去。

  这期间,最让李莹莹欣慰的是,她弟弟学的习成绩很好,在她们村子里的小学,年年都是第一名,后来还考上了县城的中学。

  说到这,李莹莹的脸上带着一些骄傲,当时的她,觉得自己再苦再累都没关系,只要弟弟能够成材,这种生活迟早都会过去的。

  后来李莹莹认识了她老公,日子稍微的好过了一些,她弟弟也如她所愿,考上了一个很好的大学。

按照李莹莹的预想,等到弟弟大学毕业,找个工作,自己就彻底的解脱了。

谁知道意外来了。

  她弟弟从教学楼的十三楼跳了下去。

  李莹莹不知道平时里乐观的弟弟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来终结自己的性命,她只知道这一跳,将她最疼爱的弟弟,身体摔的支离破碎,也摔碎了李莹莹对未来的憧憬和幻想。

  从那之后,李莹莹就总是感觉有个男的跟在她的身后,李莹莹不能通灵,可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她却知道,那个人一定是她弟弟!

我猜的没错,那天她的那个顾客死的时候,她感觉很冷,也确实在窗外又看到了她弟弟。

是他弟弟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姐姐被糟蹋,下的手。

  说到这,李莹莹愧对的看向我,“任哥,对不起,我一开始没有对你说清楚,差点害死了你,你不帮我也是应该的。”

  李莹莹低下了头,“弟弟一直都是我活下去的信念,其实我从他死的时候,我就想过跟他一起走,只是一直下不了那个狠心,可现在……,我的身体早就脏了,我不配,也不会让我弟弟死后再去犯错,我该去走了,去陪我弟弟了。”

我听的出来,李莹莹为了不和亲弟弟做那种事,要以自杀来终结。

李莹莹差点害了我,我打心眼里不想帮她。

可想到我不出手,就相当于是一条命没了,沉默了一会,还是叹了一口气,“你弟弟现在要欺负你,只是被他杀的人的怨气给影响了,他本性应该不坏,我知道一种阴牌能够将那怨气镇住。”

  那种阴牌,牌灵名为白鸟。

  传闻白鸟原本是西周时的一个小女孩,原名白灵,和哥哥相依为命,当时战乱纷纷,整个村子皆被毁掉,白灵这对兄妹俩也难逃厄运,她哥哥更是为了救白灵,在死前被砍断了一只脚。

  兄妹俩死后,在过奈何桥时,白灵哥哥因为脚部受伤,不小心掉下了忘川河。

  白灵想要在河水中找到哥哥,可惜无数的人脸和怨气扭矩在一起,他的哥哥早就不知何处。

  白灵选择放弃投胎,终身守护在忘川河边,日复一日,竟化作一只白鸟,终日盘旋于忘川河上。

  忘川河是由无数的凶灵凝聚而成,稍微心智不定者,几秒钟就会丧失理智,而白灵却能在那边寻找多年,依旧牢记初心。

虽然白鸟牌不是白灵本尊,可我也有八成的把握能让李莹莹弟弟,不再受到阴灵的影响,回归本心。

  我让李莹莹先回去,明天再过来,我得先把牌器做出来。

  说起牌器,不得不说咱们中国的一项古老手艺,袖画。

  袖画又成为袖珍画,顾名思义,就是在一个很小的器件上,画出一幅幅复杂的图案。

  据说袖画大师,可以在一枚硬币大小的地方,画出一整方天地。

  我自小跟着师父学习阴牌之前,先学的就是袖画,当然,目前的我肯定画不出大师水准,可对于制作阴牌足够了。

  我到柜台后面打开一个上锁的柜子,制作阴牌的所有工具,绝大多数在这里面。

  它的材料,足以让很多人震惊。

  画纸,是一个个可乐瓶盖一般的人皮,只有人皮,才有着足够细腻的纹路,供你画出你想要的牌灵。

  画笔,则是用刚出生就夭折的死婴,身上的胎毛制成。

  画墨和画魂,更是颜料中掺杂着死人血,和死人的阴魂。

  只有至阴之物制成的牌子,才能够达到阴牌的作用,而这些材料,对寻常人吓都要吓的半死,更别说是弄到。

  这也是外面很多假牌骗人的原因。

  画纸,画笔,画墨我这边都有现成的,画魂则需要从别处购买。

我打了个电话给余姨。

  余姨是我师父的旧相识,一次师父在喝完酒后,说过他年轻时和余姨有过一段感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师父的醉话,可我相信,余姨是有着大能耐的人。

  我当初学阴牌时,每次练手,都是找余姨买的画魂。

  我告诉余姨,我这边需要一个阴魂。

“是做阴牌吧?”那边沉默了许久,余姨才叹了一口气,“那个老家伙整天护着你,就怕你碰阴牌,却想不到他一走,你还是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