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牌里住着诡

第九章 子欲养而亲不待

  杜金花咬牙切齿的看着冯丽丽,却是问向我和周淼,“你们说,我该不该杀她,我该不该报仇。”

  周淼没说话,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着天花板,看来是不想插手这件事了。

  我也转过头去,师父以前告诉过我,做我们这一行首要的就是内心要分的清楚善恶,不论人鬼,善则帮,恶则治,如若某天他发现我助纣为虐,就算他死了也要从棺材里跳出来清理门口。

  眼前的冯丽丽虽然是人,可她出轨在先,害死婆婆在后,谓之大恶。

  一命还一命,杜金花报仇,无可厚非。

  没人阻止,杜金花的阴魂,一步一步的朝着冯丽丽走去,冯丽丽双目恐惧,大喊着,“不要,不要杀我。”

  “华哥,华哥你在哪,快来救我,我不要死,不要死。”

  华哥,应该就是冯丽丽那奸夫的名字,没想到这时她还想着她的奸夫能来救她。

  我替王旭刚有些不值。

  谁都没想到的是,这次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被带了绿帽子的王旭刚本人。

  他跪倒在地,用力的抽着自己的耳光,“妈,别杀丽丽,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害死你的不是丽丽,是我啊。”

  王旭刚的话,把所有人都给弄懵了。

  明明是冯丽丽出轨,害死婆婆,为什么王旭刚会认错。

  王旭刚眼中充满着悔恨,“丽丽床头柜上的那钱,其实是我拿的,我当时做生意失败,灰头土脸的回来,不敢见你们,正好看到丽丽床头柜上有钱,就顺手拿过去重头再来,可没想到丽丽误会这件事是您做的,她对您不孝,都是因为我拿了那钱啊。”

  杜金花掐着冯丽丽的手,有些松了。

  她一直以为儿媳是故意撒谎,想要冤枉她,没想到儿媳真的在家里丢过钱,可这也不足以抵消她出轨的事实。

  王旭刚继续说道,其实冯丽丽出轨的事情他早就知道,还见过那个男的,对方现在是他们那个村子的小学老师,和丽丽一直青梅竹马,其实说起来,是王旭刚破坏了他们,王旭刚才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只是当时穷,好不容易讨到这么漂亮的老婆,他自私的想占有冯丽丽,不肯放手,他以为自己对冯丽丽足够好,就能绑住冯丽丽,让冯丽丽爱上他。

  他心里明白,冯丽丽这些年虽然和他结婚,为他生了孩子,却没有一天开心过,而就在刚刚,冯丽丽快要被掐死的时候,叫的依旧是那个男人的名字。

  终于,王旭刚意识到自己错了,自己不该把一个不爱他的人,强行留在他身边。

  他不恨冯丽丽,只恨他自己。

  如果不是他自私,霸占着冯丽丽,不是他懦弱,私下拿走了冯丽丽放在床头柜上的钱,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他啊!

  说完这些,王旭刚仿若轻松了很多,他抬起头看向母亲的阴魂,“妈,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死了你,你一定要偿命的话,那就杀了我,放了丽丽,她是个好女人,被我强占了这么多年,该去寻找她的幸福了。”

  王旭刚说完这句话,闭上眼,等着死亡的来临。

  良久,杜金花叹了一口气,“旭刚,你起来吧。”

  我感觉到房间里的阴冷正在逐渐的减弱,这证明杜金花的怨气开始消减。

  杜金花走上前去,将王旭刚扶了起来,此时的她,脸上再也没有刚刚的阴毒和怨恨,相反一片平和,“妈也有错,妈一直以为是丽丽害死我的,所以才会前几天拉着孙子吓唬她,没想到这闺女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也罢,这件事就此了结。”

  杜金花停顿了一刻,看向王旭刚眼中的疼爱更浓,“旭刚,妈该走了,之前妈一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看着你能够事业有成,妈也能放心的去投胎了,至于那闺女……,她愿意陪你过日子就过,不愿意那咱也不强求,只要你们过的好,妈就开心。”

  听到母亲此刻还想着自己,王旭刚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哭成了泪人,跟个小孩似得,“妈,我错了,我不配当你的儿子,我不要您走,不要走可以吗?”

  突然,王旭刚想到什么,他转过头来求助的看向我和周淼,甚至给我们磕头,“任儿,于小姐,我知道你们有本事,求求你们帮帮我,我妈含辛茹苦把我养大,这些年我忙于工作,我还没孝顺她,还没给她养老,能不能用我的命换取我妈再活一年,不,哪怕是一天我都愿意。”

  杜金花的阴魂要离开时,王旭刚悔悟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有多少人以工作为借口,忽视了年迈的父母,也忘了你每离开家一天,那守候在老屋前等你的父母,仅剩不多的生命就少了一天。

  等到你想到珍惜他们时,已经晚了。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天理,该去的,你始终留不住。

  杜金花深深的看着王旭刚,眼神中充满着母爱,仿若想把王旭刚此刻的样子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杜金花也知道,这一别,就在也没有见王旭刚的机会。

  时间快速流逝,又仿若在这一刻定格。

  随着王旭刚儿子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我知道杜金花离开了他儿子的身体。

  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老太太淡淡的影子,不舍,却又不得不慢慢的朝着墙壁走去。

  王旭刚哭着追了上去,人鬼殊途,他终究只能看到老太太的身影消失在墙壁里,这一切也都结束了。

  我扫了一眼一旁依旧在念叨着“华哥”的冯丽丽,最终把目光放在嚎啕大哭的王旭刚身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走过去告诉他过几天我会把半托迦尊者牌给他送过来,剩下的都是王旭刚的家事,只能靠他自己来处理了。

  离开时,我发现周淼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出门外,在楼道里等我。

  我有些感慨,原来最初王旭刚来找我时,我还以为只是简单的阴魂害人,没想到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来。

  可惜那个老太太。

  她告诉王旭刚是去投胎,做这一行的我却知道,她已经死了一年,早就成了怨鬼,虽然最后放下执念,可也失去了投胎的机会。

  等待她的只有魂飞魄散。

  她所说的话,是为了让王旭刚放心,世界上如此大公无私的,恐怕只有母爱了吧。

  一路上我都很沉默,周淼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事,眯着拿出一个瓶子来,冲我笑道,“看看这是什么?”

  瓶子是半透明的,我一眼就看到里面那个略带驼背,熟悉的身影。

这不正是杜金花。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