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铺诡录

第十八章 门神无眼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公鸡的死状,它浑身的毛被拔光,伸着脖子超后仰鸡冠子贴在屁股上了,它身旁一地鸡毛,死前似乎想逃到门口来。

  

  看到这一幕,我是真的吓得说不出话来,徐正则也是一愣,退后了两步,我倒不是觉得他怕,而是反感那一地鸡毛。

  

  徐正则凑到我旁边闻了闻我身上的味儿,说了句蒜味还在,就朝着里面走去,他跨进门口,对我说一会儿别说话,跟在他身后就行了,如果看不到他就站在原地别动就行。

  

  他这话说的我莫名其妙,难不成徐正则还会忽然消失,我抬起头看到照壁上的两尊门神,总感觉他们比脏东西更可怕。

  

  不再看门神,跨过公鸡尸体,我跟在徐正则的后面,今夜的庭院阴森的可怕,我感觉自己浑身在颤抖,奇怪昨天怎么没有这种感觉。

  

  今夜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洒在庭院里,给庭院镀上一层银辉,但是却一点都不感觉到美,反而觉得在那些月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里,潜藏着什么东西。

  

  而我刚一不留神,转头回去的时候,看到徐正则竟然不在我眼前了,此刻我站在厅堂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很想喊徐正则,可是想到他说的话赶紧闭上了嘴巴,厅堂一片漆黑,月光只照到门口三尺距离,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徐正则也没告诉我站着之后该做什么,是不是一直见不到他,我就得站到天亮。

  

  又站了一会儿,我感觉身体都僵硬了,刚活动一下脚,我就感觉到地面似乎震动了一下,紧接着敞开的大门好像一张大开的嘴,朝着我疯狂的包围而来,黑暗席卷着我,好像要把我拖到屋子里吞噬掉。我的本能选择放弃了徐正则的劝告,疯狂的朝着外面冲去。

  

  被这黑暗吞噬掉我绝对会死,我有这种感觉,我拼了命的朝着院子大门跑去,而我跑着跑着就发现,我离院门的距离并没有缩短多少,我脚下的石子路好像会延伸一样,如同跑步机的皮带,不停地伸长,我的四周已经看不见月光,完完全全被黑暗笼罩,那黑暗好似无数的触手朝着我身体涌入。

  

  就感觉我的鼻孔耳朵眼睛嘴巴,我的肚脐尿道和肛门,甚至我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被黑暗塞满,这几秒钟我感觉不到自己,似乎融入了黑暗,我感觉不到自己还在狂奔,甚至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

  

  我不知道自己是站着的还是倒在地上,我什么都不知道,除了死亡,我想死,这样的活着倒不如选择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

  

  沉浸黑暗,迷失自己,就在我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和黑暗融为一体的时候,忽而黑暗中传出徐正则的声音。

  

  他的声音好大,好像铜锣一样,他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那声音就好像一道光,我眼前的无限蔓延的黑暗在一点点消失。

  

  等我终于回过神时,我浑身已经湿透了,我坐在池塘里,池水已经被我搅乱的浑浊不堪,好在池水不深,不然在那种情况下真可能淹死我。

  

  徐正则站在我旁边抓着我的双臂,鼻青脸肿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他见我已经清醒过来,自顾自的坐到了岸上,挤着衣服里的水。

  

  我坐在池塘里缓了好久,才慢悠悠的爬起来,刚才的感觉太恐怖了,如果没有徐正则叫醒我,我可能今晚就命丧于此了。

  

  徐正则问我发什么风,干嘛跑到池塘里想把自己淹死,要不是水不深,他还真救不了我。

  

  我很疑惑,问他难道没看到那正厅的大门好像一张大口,无尽的黑暗包裹而来吗?徐正则说他没有,刚才他上楼看看有没有脏东西,结果回头就没看到我,然后就听到水声,跑出来时我全身埋在水里都快凉了。

  

  我寻思着怎么可能呢,为什么徐正则就看不到,之前和村民交谈的时候,也有说过庭院里的池塘淹死过人,好像是地主被斗时,头摁在池塘里给憋死了。

  

  至于老赵在害怕什么,我猜测或许他也能看到这个黑暗,所以才着急上火的转手这庭院。

  

  徐正则听了我的分析,也没完全否定,他只是听出另一种设想,那就是我的臆想和幻视。

  

  这种黑暗席卷的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毕竟站在科学的角度是无法做到的,只有人自己的臆想和幻视,而臆想和幻视并非是突如其来的,医学上的解释臆想症是因为大脑一定的稳定功能被破坏,导致认识情感意志上出现异常,但是我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好,臆想应该是不成立的。

  

  至于幻视,人会产生幻视的情况很多种,和幻听异曲同工,今晚上我之所以会幻视,应该和之前挂在我脖子上的大蒜有关系。

  

  徐正则说大蒜烈性,气味冲鼻百虫不招,又有大蒜解毒一说,而民间多用大蒜驱鬼,事实上鬼对于这种烈性气味也难以忍受,驱逐到不一定能成,反而遇到凶一点的脏东西还可能惹火烧身。

  

  徐正则他对着我笑了笑,说一开始看到门神镇宅,就觉得庭院里应该有大凶之物,但是又寻不到蛛丝马迹,所以只能用大蒜气息试看看能不能引起它的反感,没想到今晚上还真成了,听到他这话,我二话没说就要上去和他扭打。

  

  这该死的徐正则,又拿我当做小白鼠!我还被蒙在鼓里以为他是在照顾自己。

  

  我这拳头还没落在徐正则身上,徐正则就正声对我说道先别闹,这庭院里的东西不好对付,要怎么样回去在算账,先把这里处理了。

  

  徐正则说现在唯一可疑的地方就就是这池塘以及吊死过人的厅堂大门,不过老王八钻到池塘里没出来,说明池塘没问题,不然王八早就翻肚皮浮上水面了。

  

  但是厅堂里徐正则去过了,也没发现什么。

  

  现在疑团漂浮在我们头顶,不管是我所遇到的,还是那只死去的公鸡,一切的矛头都指向庭院内有东西,但我们就找不着,此刻我站在庭院中央,总感觉有东西正潜伏着盯着我们。

  

  我眼神询问的看向徐正则,他抿了抿嘴,忽然站起来朝着四周破口大骂起来,说什么垃圾庭院,就这风格真是难看等等云云,不停地咒骂着庭院有多不好,庭院多差,骂完一通之后,一把拉着我就朝着门口走,还不停的说这个庭院就是送给咱们倒贴钱,我们也不要!

  

  我心想这要是谁家听到徐正则这么骂,脾气再好都要拿着菜刀冲出来。徐正则不停地重复着庭院我们不要了,这笔买卖我们不做了。

  

  我开始还有点不舍,毕竟那样的价钱拿下来可以说是千值万值,不过一想到这么危险,不要也算了,反正现在我和徐正则都不是缺钱的人。

  

  就在我们走过小桥,朝着照壁走去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那种寒芒在背的感觉错不了,徐正则倒是埋着头往前走没有感觉,我转过头看了看,除了黑洞洞的阁楼,也没看到什么东西。

  

  庭院里黑漆漆的,不知道月光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就在我俩要踏出庭院大门的时候,徐正则忽然惊喊了一声,说眼睛怎么不见了!

  

  他这句话把我给吓得,赶忙朝着他脸看去,眼睛这不是好端端的在眼眶里吗?徐正则指着背后的照壁,说两个门神的眼珠子被人给扣了!

  

  我赶紧转过身去,原本门神那威严凸起的眼珠子消失不见,只剩下四个黑洞洞的孔,我惊叫眼睛呢,难不成刚才有人进来挖走了?

  

  可是这深更半夜的,谁跑到这里来挖两颗眼睛啊!

  

  我这儿还在疑惑着,就听到徐正则啪的一跺脚,大叫着坏了,说这就是个局!咱们都被推到火坑里了,扣掉眼睛门神基本上是废了,有人要把这宅子镇住的东西放出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