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解梦师

第十六章:魂瓮

“方大师,你打算怎么解决那个叫小芸的女鬼?”

“我现在需要一些东西。”

“需要什么?我去买。”唐中伟显得很是踊跃。

“不用买,只是需要去一趟我们村。因为,我要的东西,只是一盆井水而已。”

“井水?拿这个来干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我又问道。“你家在哪儿?我弄到井水后,直接去你家。”

“方大师,要不这样吧?我开车送你回家。弄到了井水之后,我再开车带你回我家,这样要快一些。”

我没意见。

周雪出于好奇,也是要跟我一起去。

这可是一个展露我本事的好机会,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让她对我更加崇拜。

男人嘛,肯定都希望自己喜欢的人非常崇拜自己,这会给人一种强烈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很爽的。

所有,对于她的请求,我自然不会拒绝。但是,在此之前,我也提醒过她。这次可能会看到真正的鬼,你确定不怕?

周雪挽着我的胳膊,笑着跟我说,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这话把我给甜的。

上车了后,我就跟唐中伟提到了价钱的事情。

我看他能开得起车,估计家庭条件也不错,所以就要了个整数,一万。

唐中伟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方大师,我可以先给个定金吗?”

我明白,他对我还有所怀疑。

所以,我也没有勉强,说可以。

“好,我这就给你转账三千。事成之后,剩下的七千,立马就转。”

我没意见。

大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到了村里。

乡村公路可以直达老王头家。

我向老王头要一个魂瓮。

老王头小声地问:“是不是又有生意上门?”

“这不是刚刚找了女朋友嘛,要挣老婆本,所以当然得继续接单做生意了。”

“好,好。”说完,老王头抱了一个尺许高的魂瓮给我。

我连忙说,这个太大了,拿一个小一号的就行。

老王头帮我换了一个小的。

道了谢,我带上魂瓮就奔老家去了。

自从爷爷走了之后,我就在县城里开了店,平常很少回来。几年的时间,院子里就长出了草,砖瓦房都破了一个大洞。而且有几个窗户都破了,墙体剥落,破败加上荒凉。

看着满目疮痍,奄奄一息的老房子,我这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

这里有着我童年的全部回忆,也有着爷爷的痕迹。

但是,这一切都被岁月给无情的侵蚀和消磨了。

叹了一口气,我马上走向院子里的那口井。

这口井还是爷爷年轻的时候亲自打的。

在他们那个年代,吃水基本上都是靠井。不像现在,自来水已经通到了家家户户。

取下木桶,我拉了拉绳子,还能用。

我拿着魂瓮,用绳子结了一个套,套在脚上。

我让唐中伟跟周雪留在上面,帮我抓着辘轳,慢慢地放我下去。

“方大师,你到井下去干什么?打水?”唐中伟问道。

我点头。

“就算是打水,也不用你亲自下去啊。随便找个木桶,用绳子绑好,就可以打。”

“我要的是阴水。是不能见到阳光的。否则的话,就没用了。”

唐中伟一脸不解。

“阴水,指的是那些没有见光的水。像地下水。井水来自于地下,也属于地下水。在没有见到阳光之前,阴水是可以用来通阴的。那些见到光的水,哪怕是电灯的光,我们也称之为阳水。”

他还是不懂。

“你按照我说的做就是了。”我也懒得跟他解释了。这些事情,一旦解释起来,就没完没了。

唐中伟哦了一声,不再多问什么。

我抓着绳子,提着魂瓮。他们俩慢慢地摇辘轳,把我放下去。

下到四五米深的时候,井下的光线就暗了很多。而且,下面又潮又湿,还很阴冷。

我身上就穿着短袖,到了下面,冷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等下到十米深的时候,井下就变得很黑了,基本上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只是,水汽扑面,冷飕飕。

等碰到了水面,我就叫他们停下。

一手抓住绳子,另外一只手提着魂瓮,从井里舀了满满一翁水。

把装满水的魂瓮提起来,抱在怀里,然后将盖子盖上。接着,我又拿出一块黑布,把魂瓮的口子给蒙起来,然后再拿细绳给缠上,封口,以免它被光亮照到。

“好了,拉我上去!”我在井下大喊。

几秒钟后,我一动没动。

“用力拉啊!”我又喊。

“我们在拉。但是,拉不动!”

拉不动?

怎么可能?

我一个人,加上一翁水,最多不超过一百四十斤。他们上面两个人,怎么会拉不动?

“方大师,你是不是勾着什么了?怎么,怎么拉不动啊?”唐中伟在上面喊。

“方天,真得拉不动,我的手都磨痛了。”连周雪也跟着喊。

唐中伟也许会骗我。但周雪不应该骗我啊!

再说了,他们凭什么要骗我?

难道,我真是勾着什么东西了?

我一手抱着魂瓮,另外一只手绕过绳子,起一个固定作用。然后,再去拿出手机来,单手打开手机电筒的功能。

往脚下一照,水下居然出现了一块黑的东西,方方正正的。

咕噜!

水面突然冒出几个小泡泡,那块方方正正的黑色,一下子沉下去,消失不见了。

而就在这时,绳子突然拉着我往上走。

好奇怪。

我拿着电筒,仔细地看水下,想看清楚那是什么。但水面已经没有任何怪异的情况,甚至连一点涟漪都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难道我刚才上不去,就是那块黑色的东西在拉着我?

那到底是什么呢?

我在老家生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不知道井下居然有这样的东西。

上去后,周雪连忙问我刚刚怎么拉不动?还问我有没有事?

我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就撒谎,说绳子勾到了井下的墙壁。

好在他们没有深究,不然非得露馅儿不可。

弄到了阴水,我们没有再多逗留,而是立刻直奔唐中伟的家。

路上,唐中伟问:“方大师,你那个坛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非要拿它来装那个什么,阴水呢?”

“这,叫魂瓮。”

“什么是魂瓮啊?”周雪好奇地问。

“这个我好像在网上看到过。据说,是因为以前医学不发达,有些小孩儿无缘无故生病,他们的父母就认为,肯定是中了邪,或者丢了魂儿导致的。”

唐中伟一边开车,一边继续说:“于是,那些小孩儿的父母就请道士来作法。那些道士,找来一个跟你那个差不多大的翁罐子。先用红纸把口给缝起来,然后用手指戳一个洞。”

“接着,再往红纸上面放十粒米,代表三魂七魄。到时候一边念经,一边敲打翁罐子。因为翁罐子受到敲打,会发生震动。那些米,都会往红纸上的小洞移动,最后落进去。”

“等全部落进去之后,道士再用画了符的红纸给封住小洞,然后用黑线给绑好。最后,将这个翁罐子放到篮子里,然后用红线系着,挂在门口那盏灯笼的灯析上。每逢初一十五,就上香祈祷。可以驱邪化灾,保佑平安。”

听完唐中伟的话,周雪马上问我:“真的是这样吗?”

“也许是有这么个传闻。但是,我这个魂瓮,跟他讲的那个不太一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