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尸语

第21章 消失的蒲扇

作者:洛小阳 TXT下载

  陈先生问,你好好想想,你爷爷回来后,有没有交给你么子东西?

  我强迫自己认认真真的再次回忆一遍我很想忘记那些画面,可是从头到尾,真的没有从爷爷手里得到过什么东西,他仅仅只是喊我“快逃”,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讲。

  我摇头对陈先生讲,这个真没有。

  陈先生也纳闷儿了,似乎是自言自语,那那个驼背的家伙为么子会这么讲呢?

  我讲,难道是爷爷生前的遗物?

  陈先生讲有可能,找一哈,看找得出么子不一样滴东西不?

  我自小和爷爷就生活在这间屋子里,一直到去上大学,爷爷平日里用的东西都在这间屋子,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如果真的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我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为了找到这件有可能存在的东西,我还是翻箱倒柜的找了一遍,直到我妈喊我吃饭,我才和陈先生出屋子。期间,陈先生就一直坐在门槛上抽烟,他并没有插手找东西的事,好像说是他一个外人去翻廷公生前的遗物不大好。

  出门的时候,我对陈先生摇了摇头,意思是确实没找到。陈先生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就一起吃饭去了。二伯也回来了,他说在那边守了一夜,没什么事,王二狗还没醒过来,做道场的先生来了,他和村支书就先撤了。

  吃饭的时候,我问我爸,咱们村子里有没有驼背的人?

  我爸扒了一口饭,反问道,你问这个搞么子?

  我讲我就是随口问一哈。

  我爸想了想,讲,在他认得到滴人里面,好像没得驼背的人。然后我爸又问了我妈,讲你晓得是哪个不?

  我妈笑道讲,我都不是你村子里滴人,你都不晓得,我啷个可能晓得?

  我讲,不晓得没得事,我就是随便问哈子。

  吃了饭后,我爸就去地里干活去了,现在是收苞谷(玉米)的季节了,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收了苞谷之后,就要忙着剥苞谷。村子里没有外面的那种机器,还是用手掌来搓的方法把苞谷给剥下来。

  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家人就坐在院子里月亮底下,围在一起剥苞谷,那个时候爷爷会讲一些神话故事给我听,还会再院子的角落烧一些去年剩下的稻草,利用烟驱蚊,这就是农村里的天然蚊香。不过经常会把人给一起薰的咳嗽不断。这个时候我爷爷就会顶着浓烟走过去,用手里的蒲扇把稻草扇着----蒲扇!对,我爷爷的蒲扇去哪里了?(蒲扇:用蒲葵的叶和柄做成。这种扇子,在我们南方很是常见,即便是我们村子,也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

  我想起爷爷第一次回来的时候,他侧躺在我身边,伸手替我扇风,可那个时候他的手里是没有蒲扇的!难道,这就是我爷爷要传递给我的信息?难道,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就是那把蒲扇?

  可是,这蒲扇去哪里了?我回来了的时候就没有见过,刚刚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难道是我找漏了,还是说被我爸他们给陪葬了?

  我之所以会认为被我爸他们给陪葬了,是因为在我的印象里,爷爷和那把蒲扇几乎是形影不离,即便是到了冬天,他也会没事拿出来扇两扇子,为了这事,我爸还特地说过他老人家,说他大冬天的扇扇子,你这不是自己没病找病?

  我爷爷只是笑呵呵的看着我爸,也不反驳,然后悻悻然的把蒲扇放下。可是没多久,他又会下意识的扇几下。我爸最后也就懒得说他了,只认为他是老了,习惯了扇扇子。我估计我爸知道爷爷他老人家喜欢这把蒲扇,所以就随给爷爷陪葬了。

  但是这件事我还不确定,要问了我爸才知道。可我爸已经下地干活去了,我还要陪着陈先生去找村支书,所以暂时把这件事搁置一下。

  可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如果爷爷留给我的东西真的是这把蒲扇,那么这把蒲扇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我以前又不是没有玩过这把蒲扇,上中学的时候懂事了些,还会拿着蒲扇给爷爷扇风,然而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如果不是留下的这把蒲扇,那又会是什么呢?如果是,这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蒲扇里,到底又有什么样的秘密呢?而这个秘密又怎么会惹得那个驼背的人觊觎呢?

  小娃娃,你在想啥子?陈先生开口问我。

  我和陈先生正在去村支书家的路上,我打个哈哈说,我在想我爷爷到底给我留了啥?

  那你想到没?陈先生又问。

  我摇头讲,屋子里的东西就那么点儿,找高了(找遍了的意思)都没找到有么子特别的东西。

  陈先生讲,没得事,可能根本就没给你留么子东西,是那个人分析错咯。

  我点点头,却没有说话。我现在也不肯定我爷爷到底给我留没留东西。他第一次回来替我扇风的动作到底是以前的习惯使然,还是给我传递了什么特殊的信息,这一点,怕是只有他老人家自己才知道。怪只怪我自己胆小,第二次看见爷爷从坟里冒出个头的时候就吓晕了过去,否则当时爷爷要是有什么话要交代我,我肯定就能知道了。

  莫名的,我现在居然有一种爷爷再回来一次的荒谬想法。如果我爷爷再回来,我想我一定不会再害怕了。而是会讲我所有的疑问全部问出来,让他老人家替我答疑解惑。但是我晓得,我爷爷不可能再回来咯,永远都不会回来咯。

  不晓得是不是陈先生发现了我情绪有些低落,他问我,小娃娃,又想你爷爷咯?

  我点头,没有讲话。

  陈先生继续讲,他那么出来黑你,你都哈想他,你和你爷爷感情很好啊。

  确实,我和我爷爷的感情确实很好。虽然我和爸妈生活在一起,但是很小的时候,爸妈就要经常下地干活,家里面只剩下我和爷爷,晚上也是爷爷陪着我睡觉。夏天热了替我扇风,冬天冷了替我盖被子,我和爷爷在一起的时间,比和爸妈在一起的时间更长,可以说,我几乎算是爷爷一手带大的。这样的感情,能不深吗?再说了,他爬出坟回来,又不是为了害我,而是为了保护我,我却还被吓晕了过去,说实话,我的心里很是愧疚和自责。

  这些话我没有对陈先生讲,只是简单的点点头,算是回应了陈先生的话。

  村支书的家在村子中部的一处山坳里,这里是王家村的根本所在,宗祠也在这里,村子里有声望的老人也几乎都住在这里,屋子挨着屋子,很是聚集热闹。我小时候还来这里玩过,但是并不是很合群,所以来了几次之后也就失去了兴趣,反而是愿意待在家里听爷爷讲些神话故事。

  家家户户的院门都紧闭着,应该都下地去收苞谷了,即便是有些留在家里干农活的妇人,见到我和陈先生来以后,也是马上关上了院门,我知道,他们这是在忌讳我。

  说实话,我心里多少有些难受,毕竟以前是一个村子里人,没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明显。我再看陈先生,他却是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对这种遭白眼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陈先生看了我一眼,讲,小娃娃,没得么子不好受滴,这种事情见多咯,你也就习惯咯。再讲咯,他们给你翻白眼,你身上又不会少几块肉,在乎啷个多搞么子?

  不得不讲,陈先生讲得很有道理。这就和平常大家说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是一个感觉。只不过陈先生讲话比较糙,说不出这种文艺范儿罢了。

  敲了敲村支书家的院门,屋里很快就有了回应。还好,没有扑空,他在家。

  王青松打开院门后,看到是我们来,笑呵呵的把我们迎了进去。没有像外面的那些人给我们翻白眼,这让我觉得村支书的觉悟就是高。

  进院子的瞬间,我浑身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我边走边在院子里找了找,发现不远处有一只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仔在觅食。

  我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来自其中的一只正在啄食的小鸡仔。

  因为它一边在机械般的啄食一边在斜着眼睛看我,而它看我的眼神,就和“王二狗”拿砖刀要砍我时候的那种眼神,一模一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