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尸语

第30章 纸人

作者:洛小阳 TXT下载

  一只看上去还没有拳头大的小鸡仔,竟然可以拖动一条成年人的胳膊,这样的画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都是不信的。

  那只小鸡仔很明显是知道我们站在院子里,只见它松口放下王二狗的左手,然后在左手的手背上狠狠的啄了一口,竟然一口就啄下一大片肉来,随后仰着头就把那肉吞进了肚子里。

  这只阴鸡,它居然吃人肉!

  说实话,那一刻,我差点没忍住要吐了出来!

  陈先生低声吼了一声“孽畜”,随手从怀里摸出几枚铜钱,在手里捏了几个手势之后,便将铜钱掷向那只小鸡仔。我看的很清楚,陈先生捏的这几个手势,就是他用来打黑猫的那写手势。很可惜,他的动作太快,我没能记住。

  我原本以为,陈先生的铜钱一出,这只小鸡仔立刻就要伏法。可是没想到,这只小鸡仔的速度比铜钱还要快。之前看它啄地的时候,那机械的动作根本就不复存在,它只是往左边移了好几步,就把陈先生的铜钱躲了过去。不仅如此,它还开始朝着我们快速跑了过来。

  陈先生两只手同时向前抛出铜钱,企图阻止它前进的步伐,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那只小鸡仔只是左移右移,几下就躲开了陈先生的铜钱。

  陈先生这一下怒了,骂了一句,那些猫老子对付不了,还对付不了你一只人不人鸡不鸡的阴鸡?

  说话间,陈先生抬脚脱掉左脚上的那只鞋,另一只手握着几枚铜钱,直接冲着那只阴鸡走了过去。看那架势,是要和那只阴鸡拼命。或许它也知道陈先生不时好惹的,所以避开了他,绕了一个圈之后,竟然冲着我跑了过来。

  我左右看了看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也就学着陈先生的样子,脱了一只鞋拽在手里,想着只要等它到了,我上去就是一鞋拔子,我就不信它还能是铜皮铁骨。

  就在我准备好了要和这只阴鸡决一死战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又绕了一个弯,从我左侧跑了过去,它的目标竟然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院门,它要逃走!

  我赶紧对站在门口的二伯喊话,二伯,捉住那只鸡,它是凶手!

  二伯显然没弄明白我的话,但他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了。他的方法很简单,直接把院门从外面拉上,不仅把阴鸡给关在里面了,也把我们关在里面了。说实话,我面对这只阴鸡还是蛮害怕的,不因为别的,主要是它竟然吃人肉!

  陈先生看见院门被关上,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他光着一只脚跑过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老子今天不把你打的魂飞魄散,老子就不喊过陈恩义!

  我能看得出来陈先生很生气,不过想想也是,他好不容易从陈泥匠的手里救活了王二狗,结果前后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被这只鸡给弄残了。他能不生气吗?换做是我,我估计也会抓狂。

  在抓鸡的过程中,陈先生冲我吼了一嗓子,小娃娃,你给我闪一边去,莫挡到老子滴路。

  然后我马上跑去站在院门的后面,看着他和这一只阴鸡展开人鸡大战。

  我知道这些天陈先生是有些憋屈的,总感觉一直在被动着应付发生的事情,为了从黑猫的手里救下我,还把他师傅都搬出来了,现在他师傅到底怎么样了,他也不知道,或者说,他其实知道,只是那第三卦,他不敢再看罢了。留这个念想,总比没有希望更好。

  现在好不容易能找到一个可以出气的东西,他不好好的虐一番,是难以平衡他心里的愤怒的。

  那只阴鸡虽然跑的很快,而且力气也不是一般的大,但是在陈先生的面前,它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看。特别是当陈先生一边口诵着一段咒语之后,那只阴鸡就感觉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连走路都有些走不稳了。陈先生上去就是几鞋拔子,直接把那只阴鸡给抽的晕乎乎,倒在地上只有出的气,再没有进的气了。

  陈先生似乎是玩够了,穿上鞋,抬起脚,就要狠狠的踩下去,结束这个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我不知道这阴鸡有没有自己的思想,我也不清楚该不该把它视为一条生命,但是我看到王二狗那条孤零零躺在院子里的胳膊的时候,我的心里是认为这只阴鸡,该死!

  “噗”一声,我似乎都能听见那只小鸡仔脑浆喷出的声音,可是我的心底,竟然没有涌现出半点的怜悯。或许附在这只鸡身上的灵魂曾经也是一位善良的人,但这并不能成为他可以被原谅的证明。

  陈先生似乎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符夹在右手手指间,轻念了一段话语之后,手腕一抖,黄符应声燃起。陈先生轻轻一丢,黄符便化作一团火焰,将那只阴鸡吞噬,最后竟然也是不剩下丝毫的灰烬,和之前陈先生在帮我脱阴鞋之后烧掉那双阴鞋后一模一样。

  我看着陈先生满头大汗的走来,神色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畅快。我问,还不痛快?

  陈先生讲,也就那一时痛快,现在我杀了别人的阴鸡,肯定被它主人记恨到了。嘿~又得罪了一个。我现在都不晓得我哈能不能活到走出你们村子。明天天一亮,你就去重庆找张哈子,找到了求他过来帮忙,就讲是师侄求他帮忙。你就不要回来了,好好到学校上学,屋里滴这些事,你就莫管咯。

  不晓得为么子,我看到他的神情有些没落,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伤感油然而生。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陈先生决定杀鸡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想好了自己将会要面对什么,他之前的疯狂并不是为了痛快,而是为了最后一次发泄。

  陈先生用一张黄符包住王二狗的胳膊,捡起来交给我二伯,让我二伯送王二狗去陈泥匠屋,用香灰敷到伤口上,然后找个地方把胳膊埋咯。

  这胳膊是被阴鸡硬生生扯断的,就算送到医院去,也接不回来了。再说了,镇上的医院做不了这种手术,去县城医院需要三天,到那个时候,这条胳膊早就臭了。

  我们跟到二伯的身后,往陈泥匠屋走去。路上,陈先生有些唉声叹气,我问他怎么了,陈先生讲,早晓得就不扇他肩膀上的明火咯,这样,他碰到阴鸡就直接死咯,也不会再遭这个罪。

  我讲,陈先生你莫多想,你这是在救人。

  陈先生摆摆手,没讲话。

  我为了转移陈先生的注意力,岔开话题问,王二狗不是回家了么,怎么会出现在王青松屋门口?

  陈先生讲,我猜他应该是准备到王青松屋里偷钱,然后被阴鸡发现了。

  我联想到之前村支书讲他没带那么多钱,明天再把钱给王二狗,我觉得陈先生分析的很有道理。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怕是只有天晓得咯。

  从王青松屋里走出来没好远,一个人就出现到我们面前,是长源爷爷。

  这么晚了,他不去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

  长源爷爷看到我讲,小娃娃,我屋老婆子想要看哈你。

  我还没讲话,陈先生就先开口了,他讲,今天天色不早咯,我们就不吵二老睡瞌睡咯,明天早上,我们清早就过来,你看好不好?

  长源爷爷没有回答陈先生的话,直接抓起我的手就走。陈先生喊二伯先把王二狗送到王青松那里去,然后回头来找我们。他自己则是跟到我一起到了长源爷爷屋。

  进了院子之后,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的很清楚,这院子里,比王青松的院子还要干净!

  长源爷爷松开了我的手,指着堂屋右边的那间屋子讲,进去吧,我屋老婆子到里面等你。

  看着这屋子,说实话,我心底莫名升起一股恐惧,特别是在这晚上,月色幽幽,四周寂静一片,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于是我笑着对长源爷爷说,爷爷,要不我明天再来吧,天都这么晚了,吵到婆婆了多不好啊。

  长源爷爷没讲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照片。看完这张照片后,我毅然决然的走进了老婆婆的屋子。

  因为在清冷的月光下,我看的十分清楚,那张照片上的人物,是我奶奶!

  我推开老婆婆的房间,屋里很暗,我没看到老婆婆。反倒是看到一个身着一红一绿两种色彩衣服的纸人坐在床上,她背脊有些弯曲,两手叠放在小腹前,她扎着两根羊角辫,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她的脸平平整整,苍白的脸上,画着大红色的腮红,两种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她两颗圆鼓鼓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这,这不是烧给死人的纸人吗?!

  仅仅只是一眼,我就吓得转身要跑。可就在这个时候,长源爷爷走进来,拦住我的去路,指着那个纸人对我说,这就是我家老婆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