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讨债人

第5章 实在

  钟清风眉毛一挑,略有些奇怪。


  下午那时已经给曾瑶喝了九阳水,按理说,邪祟应该找不到他了才对。


  鸡,狗,为阳兽,鸡蛋清,狗血,再混合自己的九阳符,效果强大,完全足以将曾瑶的寒阴之气压制,邪祟无眼,只能凭气寻人,没了寒阴之气,它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曾瑶的。


  可……这妮子怎么又犯病了呢?除非……她今天照了镜子。


  镜外为阳,镜内为阴,今天九阳水还无法完全将曾瑶的体质改善,一旦照了镜子,阴阳不调,寒阴之气便会再次散出,而且比之前更加强烈,邪祟自然会再次找上门的。


  钟清风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多想,反正曾万才说好了要给钱的,所以他直截了当地说:“行,你们在哪儿?我现在过来。”


  曾家宅子以外三里,一处荒芜的山头。


  山头荒突突的,到处都是碎石,在以前,这里是雁山市最大的乱葬岗,后来被填埋,但强大的阴气还在。


  此刻,天色已然黑沉,这山头看上去阴森荒凉,极为恐怖。


  山头的正中,曾瑶披头散发,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白纸。


  她双眼紧闭,嘴里不住念叨:“是你害了我爸妈,是你害了我爸妈……”


  在其身旁,横七竖八躺了三四个保镖,全都受了重伤,满身是血。


  曾万才远远地站着,看着自己的孙女儿,痛心疾首。


  黎正弘也跟在一侧,他眼中有恐惧,也有愤怒。


  “老爷子,那邪祟真就这么厉害,让我去,我一定把小姐救回来!”


  对于黎正弘而言,曾瑶就像是他的女儿一样,他看着曾瑶长大,不忍心曾瑶受一点伤害。


  以前以为曾瑶只是梦游,如今从钟清风口中得知,这一切都是邪祟在作怪,他自然不肯旁观,想要冲过去杀掉那邪祟,救回曾瑶!


  曾万才摇了摇头:“正弘,那东西不是你能对付的,它没有实体,就算你的武艺高强,也不可能打得过它。你过去,反而还会有生命危险。”


  黎正弘一咬牙:“不管了,老爷子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救小姐!”


  话声落下,他脚下一点地面,身子顿时急冲了过去,几个起落之间便到了曾瑶面前。


  他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曾瑶的肩膀,将她背起离开。


  可他的手刚伸到一半,突然一股不知从何处生出的强风,竟然直接将他的身子给卷了起来!


  黎正弘大骇,饶是他身手了得,在这股大风之下,竟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子一点一点升高,一米,三米,五米!七米!


  然后风陡然消退,黎正弘的身子顿时从七米的高空直直摔了下来!


  光秃秃的山,没有任何借力的地方,眼看黎正弘就要摔到地上血肉模糊!


  曾万才老爷子心头发颤,几乎不敢再看……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疏忽之间便出现在了黎正弘的身下!


  那是……钟清风!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轻描淡写地在黎正弘腰间拖了一下,黎正弘的身子便像是转盘似的,旋转着把冲击的力量卸了去,然后缓缓滚到了地上。


  黎正弘灰头土脸,所幸并无大碍。


  钟清风扫了一眼四周,略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邪祟以人体阳气为食,以坟地阴气为生,阴气可维持其存在,阳气可增强其修为。


  下午它被自己拍了一下,元气大伤,若是无人依附,便会就此渐渐消散,但是,很明显,曾瑶照了镜子,导致邪祟再次找上她,并来了这坟地,吸食阴气,以壮大自身。


  但是,照这样下去,曾瑶的身体肯定会承受不足,甚至有性命危险!


  这时,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邪祟感觉到了危机,场中立时生出了一阵更强的狂风,狂风卷起沙石,风沙滚滚!


  天昏地暗,沙石蔽日,周遭数百米内,全都被其席卷,才刚掉下来的黎正弘和那一众昏迷的保镖,身子又一次被这强大的风给卷了起来!


  就连那更远一点的曾万才都未能幸免,身子一阵东倒西歪,若非旁边的保镖身强力壮,扶住了他,只怕就要被风沙给卷了起来!


  而且,伴随着,还有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巨响生出,这一刻,仿佛末日!


  黎正弘满脸绝望,这一刻,他才知道,这世间超然武道之上,还有这种邪恶而又强大的东西存在!


  曾万才和一众保镖更是满头大汗,惶恐不安,这等力量,又有谁能对付得了?!


  钟清风立在原地,大风卷起了他的袍子,他嘴角一勾:“区区邪祟,也敢在贫道面前作怪?!”


  然后,他伸出手,呼了一巴掌过去!


“啪叽!”


  仿佛拍死蚊子的声音!


  卷起的风沙骤然停下,大作的鬼哭狼嚎戛然消失。


  山头,重新恢复了正常。


  黎正弘滚到了地上,他连忙擦了擦被风沙迷住了的眼睛,翻身爬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了不远处的钟清风,愕然开口:“邪祟呢?”


  钟清风撇了撇嘴:“被我一巴掌呼死了。”


  黎正弘愣住了……


  而那场中,一直坐在地上失神般喃喃自语的曾瑶突然身子一颤,竟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睁开了眼睛,满脸茫然地看着四周,发生了什么?


  她看见了地上的保镖,看见了呆愣的黎正弘,远处的爷爷,以及……面前的钟清风。


  “是你?”


  钟清风没好气点头:“不错,是我,你干了什么?”


  一听到这话,曾瑶的眼神也是微微躲闪了起来。


  其实,下午的时候,她就已经相信了钟清风的话,但是因为邪祟害了自己父母,她恨那邪祟入骨,所以想要通过照镜子引它出来,和它同归于尽!


  曾瑶想的天真,觉得邪祟依附在自己身上,自己只要死了,邪祟肯定也活不成,可殊不知,她只是邪祟利用的一个工具而已,邪祟是一股邪恶的能量,无形无质,又哪里会这么容易就被她杀死,结果反而酿出大祸。


  远处的曾万才飞快赶了过来,见孙女儿已经好转,他那苍老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小道长,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没等曾万才说完,钟清风就一脸严肃:“别,怎么又无以为报了,刚刚说好了,我这趟驱邪可不是免费的,至少也得给一……两千块钱!两千块怎么都得值,我刚刚可是坐出租过来的,还没跟你们算打车费呢。”


  远处的黎正弘瞠目结舌,心说,这小子本事这么大,收费怎么这么实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