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讨债人

第9章 性命之忧

所谓的病急乱投医,就跟陈欣彤现在的情况是一样的,她甚至已经疼的失去了理智,右手缓缓拿起那杯黑乎乎的浓汤。


  刚放到嘴边,就能闻到一股微臭,让她有些恶心。


  但所谓良药苦口,再加上自己的肚子似乎有人在狠踹一样,终于,她眼睛一闭!狠狠喝了下去……


  当喝下去的一瞬间,陈欣彤整个人都愣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刚刚那股快要撕裂自己的痛感早已经不复存在,换之而来的是一股清清的暖流在包裹着她的五脏六腑,简直舒服极了。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钟清风的背影,手里还端着那碗黑乎乎的浓汤……


  钟清风走在大街上,心里郁闷至极,刚刚给曾家解决那么大麻烦,谁曾想一毛钱都没赚到,还搭进去了自己的车费!


  自己好心给陈欣彤熬了一碗驱寒汤,谁曾想人家却把自己狠狠给轰了出去。


  想到这里,钟清风的表情便恶狠狠的,看来这真是一份苦差!


  可话虽这么说,师傅交代的任务坚决不能停下,他坐在路边,将自己缝缝补补的小包拿了出来,里面清一色的全都是白纸黑字的欠条!醒目极了。


  他伸出手指对着包里嘀咕着。


  “小公鸡点到谁我就选谁……”


  他拿出挑选出的纸条,上面显示着六个大字,飓风科技公司,后面标注着欠款金额3000W。


  钟清风连忙摆手打了辆出租,便直直朝着飓风赶去。


  当他来到飓风的那一刻,总觉得怪怪的。


  因为这里不管是门卫还是进进出出的人员,身上全都散发着一股子暴戾之气,总之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好人。


  他将名字来来回回对了三次,最终一拍手。


  “就是这里了!”


  他刚走到门前,门口的保安便拦住了他,这保安一脸横肉,脑袋上还有条长长的刀疤,像一条恶心的蜈蚣趴在他的头上一样。


  这种造型妥妥能给小孩子吓哭了。


  钟清风微微一低头,经过这么两次要债,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欠钱的妥妥才是大爷。


  “你好,请问杨成,杨总在吗?”


  那保安撇了一眼他,看到钟清风身上的穿着,顿时露出一股鄙视之色。


  “我们杨总不在,有啥事儿你跟我说就成。”


  “是这样的,杨总欠我点钱,这次来是通知杨总还钱的。”


  那保安一看钟清风的造型,就知道这笔妥妥是烂账,要是连他这种人都能从老板手里把钱要回来,那这公司干脆就别干了。


  想到这里,他烦躁地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哪凉快哪待着去吧,老子还忙着呢,想要钱让你爸过来。”


  钟清风一听这话,抬腿一溜烟就窜了进去!保安岗一眨眼,却发现眼前连个毛都没有。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奇怪,刚那小子跑哪儿去了?”


  这是一家独立的三层小楼,钟清风刚一进去,只见大厅烟雾迷绕,宛若仙境。


  他连忙捂嘴使劲咳嗽了两声,在这里多待一分钟,恐怕他得少活一年。


  好在门口有公司分布图,他眼前一亮,直接飞奔上了顶楼。


  看到经理室之后,整个人连忙抬步走了进去,可还没来得及伸手推门,大门便主动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一个婀娜多姿的黄发女人,浓妆艳抹,胸前高高鼓起的事业线让男人看了忘眼欲穿,嘴巴下方还打了一只唇钉。


  她一边整理的自己的衣服,一边斜眼往出走,一不小心就撞上了钟清风。


  “哎呦……”


  这女人脚下踩着一双恨天高,这一下身形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啊!……”


  她抬起头,一脸嫌弃的盯着钟清风,声音尖锐极了。


  “哎呀我说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走路啊?看不到前面有人吗?真是有病!”


  钟清风多委屈啊,可下山之前师傅已经明令告诫过自己。


  “千万不能跟女人讲道理!”


  这句话自己可是受益匪浅啊。


  他连忙双手作揖。


  “实在不好意思。”


  那女人一脸怒气。


  “还不赶快扶我起来!愣着干什么?跟个棒槌似的。”


  钟清风刚扶她起来,女人便狠狠一甩手,扭动着小屁股,一颠儿一颠儿的离开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真是有病!”


  钟清风没理会这茬,顺势打开了大门,可刚一推开门,一阵阴风吹了出来,他皱了皱眉头,很明显,这里面有邪崇之物!


  他走近之后,正对着门口处摆放着一张办公桌,后方坐着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男子小眼睛,二八分的汉奸头,嘴角两撇小胡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


  而此时,他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儿,就像大烟抽多了一样,一脸的病态。


  他抬起头,一脸懵逼的看着钟清风。


  “你是谁呀?”


  “你好,想必你就是杨成杨总吧,不知您是否还记得多年之前欠下我师傅一笔债款,今日我来是要钱的。”


  钟清风虽然看似在跟他说话,可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房间角落处的一块佛牌。


  他能够感觉到这只佛牌散发着极其浓重的怨气,很明显,这家伙养了一只瞳胧!


  所谓瞳胧其实跟民间所流传的古曼童有些相似,但绝对有一定差距。


  古曼童分阳牌、阴牌两种,阳牌能带给人好运,当然,这些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就跟很多手串一样,小叶紫檀和鸡翅木都代表着平安。


  至于阴牌就比较麻烦了,若是无法正确供养,则会起到噬主的作用。


  可瞳胧说起来就更加邪魅了,这玩意儿可是真真儿用小孩儿新鲜的血肉制成,相当于将童子灵气圈养在里面,从童子身上汲取好运来自己吸收,绝对的丧尽天良!


  而瞳胧是极易噬主的,刚刚那个女人出去时整理自己的衣物,很明显两人才在这办公室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很明显,这家伙是犯了大忌!不然也不会变成这种死不了也活不旺的样子,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嘬出来的。


  要是再不及时克制,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