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神仙

23 中文系头号情敌

  不管是上大学还是上高中在教室里都有个不成文的定律,你坐的位置决定你的成绩,这个定律未必适用所有人,但大体上来说八九不离十。

  

  中文系今天晚上这堂文学鉴赏课说不上座无虚席,但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位置不是空着的,对于一门选修课来说也算是奇迹了,那位讲师叫罗桂年,在庆大很有争议性,年纪不大,锋芒毕露,二十七八挺英俊的样子,也是一名留过洋的海归。

  

  距离正是上课还有十分钟左右,徐嘉骏一如既往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她自己手里捧了一本《诗经》,左手边的位置上却放了另外一本《楚辞》,都是她看烂了的书,但翻阅起来依然是一副很认真的神情。

  

  选修这门课的同学不管是来自哪一个院系,几乎都知道她叫徐嘉骏,是中文系的文艺女神。

  

  关于校花一说,其实不存在公认不公认,无非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和人云亦云这两种,更何况这年头是个流量时代,网上炒得火热的美女比古代后宫佳丽三千还多,大家都视觉疲劳了,口味也刁钻许多,徐嘉骏称不上校花也没有系花之名,但在中文系,大学一年多,算上原先的学姐,后来的学妹,她那份书香气质带来的文艺女神称号就跟擂主一样八风不动。

  

  所以难免有同学对那个放着一本《楚辞》的位置很好奇,也曾有人尝试过要坐在那个不读书就能闻到书香的位置,但无一例外都被婉拒了。

  

  传闻文艺女神拒绝了许多有钱公子哥,每一次都神情淡漠,今天看来却也有些名不副实,因为她说那个位置有人的时候,还是挺温柔的。

  

  不单单是同学好奇那个能让徐嘉骏占位置的人是谁,就连这堂课的主人罗桂年也在观望着那个位置,只是不太确定是关注那个位置会坐下哪一个好学生,还是关注徐嘉骏会和谁坐在一起更多一些。

  

  还没上课,教室里破天荒略显安静。

  

  剩一分钟的时候,徐嘉骏合上《诗经》,抬头望了望门口方向,恰好就看见她在等的那个人拍雨收伞的模样。

  

  没办法,那场大雨跟沐萧萧一样烦人,下起来没完没了,张憧憬只能淋成落汤鸡先回一趟寝室,然后重新换上一身衣服,才撑着伞一路狂奔到中文系教学楼。

  

  张憧憬卡点进入教室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可是当他站在门口举目眺望时,徐嘉骏举手唤了一声这儿,就让整间教室里的人充满了绝望。

  

  “靠,我还以为是哪位公子哥呢,怎么是他啊!”

    

  说话的是一名寸头男生,听他不太文青的语气,大概就是属于那种在选课的时候来迟一步,被迫选了毫无兴趣的文学鉴赏课来凑学分一类人。

  

  “你认识?”有男同胞好奇问道。

  

  “他在我们管理学院可是这个!”寸头男生笑着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很厉害?”

  

  “当然,他可是我们管理学院出了名的兼职王,哪里有兼职,哪里就有他,就上周,我听说他因为捡垃圾迟到了,还被陈刚老师罚写了一万字检讨呢!”

  

  听到这里,某位小文青忍不住说了句,“望乡台上高歌,真是不知死的鬼。”  

  

  “啥意思?”寸头男生大概是没听懂。

  

  “等会你就知道了。”

  

  小文青怜悯般望了一眼那个堂而皇之坐在文艺女神旁边的男生。

  

  张憧憬坐下后打量了四周一眼,虽然没听清同学们都在说些什么,但显而易见是在议论自己,没太在意,只是拿起那本《楚辞》瞅了瞅,打趣道:“都说男孩取名用《楚辞》,女孩取名用《诗经》,你该不会是在给咱俩以后的孩子想名字吧!”

  

  徐嘉骏抿嘴一笑,像是听了个挺逗的冷笑话,然后轻轻嘘了一声。

  

  叮铃铃……

  

  上课了。

  

  张憧憬有点小失望,本来还以为女神约自己一起上选修课是要谈情说爱来着,没曾想她选的位置竟然是老师的眼皮子底下,他就是再死猪不怕开水烫也没勇气公然造反啊! 

  

  小心肝微微的疼。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罗桂年开始了今天的演出。

  

  “今天我们要鉴赏的是是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的一首诗,同学们有记得这号人物的吗?”

  

  罗桂年拿着粉笔头在黑板上写下了诗名,然后望向众人。

  

  在诗文化鼎盛时期,有诗仙李白诗圣杜甫等等,相较之下,岑参这位边塞诗人就是显得有那么点冷门。

  

  教室里寂静无声,似乎被问到了。

  

  最后,罗桂年的眼神跟以往的选修课一样,自然而然落到了徐嘉骏身上。

    

  “我记得初高中教材上有学过他的另外一首诗,叫《逢入京使》。”徐嘉骏言简意赅道。

  

  “徐嘉骏同学说得不错。”罗桂年笑着点了点头,在讲台上来回走动,缓缓说道:“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这是岑参一首很经典的思乡诗,今天我们要鉴赏的就是他的另外一首《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

  

  然后他开始声情并茂地分析着岑参作这首诗时的背景和心情。

  

  同时,他也有意无意关注到那位坐在徐嘉骏旁边的陌生学生。

  

  罗桂年曾在学院办公室里旁敲侧击过徐嘉骏的背景,庆市本地人,父母在五龙县小学当老师,虽然家世并不显赫,但也算是个书香门第,他在课堂上第一眼见到徐嘉骏的时候,就认为徐嘉骏就是他生命中的真命天女,暗中一次又一次用专业水品打击课堂上徐嘉骏周围的那群愣头青追求者。

  

  这也是那位鄙夷张憧憬的小文青用专业术语暗喻他是一只不知死活的鬼的根本原因。

  

  因为他就曾经是罗桂年嘴皮子底下的一只小鬼。

  

  罗桂年在明知道徐嘉骏饱读诗书的情况下特意选了一首冷门诗来鉴赏,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巴结,当他看到徐嘉骏不出意外答出《逢入京使》后的微笑表情,他就有一种满足感。

  

  唯一的瑕疵恐怕就是那位坐在徐嘉骏旁边屡屡窃窃私语的男生了,罗桂年第一时间确定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追求者,对待这一类苍蝇,他有不失风度的方式让他们知难而退。

  

  而张憧憬本人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位情敌给盯上了,依然在小声嘘嘘的跟徐嘉骏交谈着。

  

  “以后咱要是生女孩,你给她取名,要是生男孩,就让我取,怎么样?”

  

  “上课!”

  

  徐嘉骏微笑着白了他一眼,脸颊略带红润。

  

  如果罗桂年知道徐嘉骏刚才回答完问题后的微笑就是被张憧憬用这种话给挑逗出来的,他估计会不吝提一把菜刀来放在讲座上,请张憧憬同学滚出教室。

  

  罗桂年花了几十秒的时间在黑板上默写出《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全诗,然后放下粉笔,拍了拍手,环视一圈,笑道:“各位都是庆大的高材生,我随便点个人来翻译一下诗意,这不困难吧?”

  

  听到这句话,深受其害的小文青阴笑道:“罗老师要放大招了!”

  

  罗桂年来回踱了几步,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地发现了张憧憬,指了指,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这位同学坐得这么靠前,一定是好学生,就由你来给同学们翻译一下诗意吧!”

  

  “啊?我啊!”张憧憬愣了一下。

  

  徐嘉骏扑哧一笑,没由来想起当年张憧憬在课堂上背着老师偷偷帮人写情书被点名那一幕。  

  

  “有问题吗?是哪个字不认识?还是对古文翻译一窍不通?”罗桂年用很平和友善的语气说道。

  

  张憧憬瞅了瞅黑板上那一排密密麻麻彰显着飞扬跋扈的字体,一个字也不认识,确实有点头疼,根据个体字数来推断,应该是一首诗,但最关键的是,刚才尽顾着跟徐嘉骏说话去了,压根不知道老师这堂课在鉴赏什么。

  

  张憧憬用膝盖轻轻撞了一下徐嘉骏,示意她给点提示。

  

  徐嘉骏大抵是想缅怀一下高中情怀,抿着嘴,忍住笑,直接撇过头去,似乎很乐意看他出丑闹笑话。

  

  罗桂年自然不知道他们桌底下的小动作,也不生气,继续说道:“这首诗很简单的,尤其是前两句,小学生都能读懂,你随便翻译一两句就好。”

  

  张憧憬又对着黑板琢磨了一会儿,还是认不出这个行不行楷不楷的骚乱字体,挠了挠头,嘿嘿一笑,有点尴尬。

  

  “不会?”罗桂年问道。

  

  张憧憬实诚地摇了摇头。

  

  罗桂年叹了口气,有点可惜,这个对手实在太弱鸡了。

  

  这还只是个铺垫,高招还没用,他就直接躺下了。

  

  罗桂年突然沉声道:“我觉得翻译诗意对于一个能上庆大的高材生来说应该不是一个太刁钻的要求,我也一直不排斥喜爱文学的外班学生来旁听,应该说是很欢迎,但如果是试图来我教室骚扰别的同学上课,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说服自己的理由让你继续呆下去。”


罗桂年不再看这个不堪一击的败军之将,手朝门口,“请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