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之古玩操盘手

第七章 鼻烟壶

就凭着那她看不清楚来历的瓷瓶去对赌,王雪很是不看好林东能赢,毕竟那瓷瓶如此的显眼,如果是真的,估计早就被人买走了,还至于留到现在?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王雪无力改变什么,只能被动接受,好在她也算是够义气,没有留下林东一个人去双环阁承担嘲讽。

在王雪复杂的心理斗争下,双环阁到了,早早的有一群人等待在那里,人们都知道王家的上门女婿和王家的长房长子对赌,这时候就等着看热闹。

远远地看到林东抱着瓷瓶走过来,不少人已经议论了起来,“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二十分钟不到吧,刚才谁说一个小时挑不出宝贝的。”

“时间是不长,可那也得是宝贝才行啊,古玩街上那么多赝品,谁知道他抱着的瓷瓶真的假的。”有人接茬。

林东无视这些外来因素干扰,大踏步的走进了双环阁。

王枫已经在里面等着,看到林东进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时间这么短就来了,很是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以为林东会在最后的时间掐着点赶到。

叶掌柜是个六十多岁的老者,一身灰色布衣,看上去颇有一股子出尘的味道,看到林东进来,微笑着点点头。

当然,这不是他对林东有信心,而是叶掌柜出了名的对谁都很和气,所以才在古玩街有那么好的名声。

“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王枫走过来,双手拍打着折扇,双眼已经钉在了林东怀中的瓷瓶上。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王枫脸上渐渐涌现出笑意。

“哈哈哈。”伴随林东将瓷瓶放在桌子上,王枫能够面对面的观看,这下更是忍不住大笑出声,“你就买了这个?”

说完也不等林东回话,接着说道,“这瓷器上面青色浓艳,花纹复杂,看起来像是明永宣年间的东西,但是看这里,花纹下泛着隐隐的黑色,这是胎釉粗糙的缘故,花纹印在上面,产生的反应。

而永宣年间的瓷瓶,向来以胎釉精细而闻名。更何况,它的花纹青料是苏麻离青,就算是胎釉不够精细,也不会产生如此明显的反应,很明显,这是赝品。”

围观者不乏懂行的人,听到王枫的话纷纷点头,这王家长子虽说跋扈,可也有几分真才实学。

看着周围人的脸色,王枫十分得意,毕竟他已经稳操胜券了,当即接着道,“其实辨别明永宣的瓷器,还有一个很好地办法。那就是落款,比如说宣德时期的落款有楷书,也有篆书,在字数上,有四字和六字。

而成化年间烧制的瓷器,以青花楷体六字,双竖行的“大明成华年制”为主,体式非常的统一。至于这款永宣年间的瓷器……”

说到这里,王枫特意卖了个关子,充分享受了围观人群求知的目光之后,方才说道,“永宣年间烧制的瓷器,只有四字篆书一种款式,其余的草书,隶书,或者是六字的篆书,全部都是仿品。”

不少人将目光望向叶掌柜,毕竟叶掌柜才是这场赌局的评判者,王枫说的对不对,还是要靠叶掌柜来判断。

这时候叶掌柜不断地连连摇头,看着瓷瓶一个劲的皱眉,众人就知道王枫说的没错。

当王枫将瓷瓶底部翻过来,上面的落款是六字篆书,这直接就证明了瓷瓶的真假。

“你输了,三十万,哦不,四十万,拿来吧。”王枫哈哈大笑,嚣张的模样看的王雪很想一拳冲上去,可林东的确是输了,她又没有任何的理由,只能自己生闷气。

“我还没把买来的瓷器拿出来,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林东淡淡的声音响起,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你没拿出来?那这是什么?”王枫指着瓷瓶问道。

“小摊上七百五十六买的。”林东说着话从口袋里拿出鼻烟壶,“我要比的,是这个。”

“这是多少钱买的?”王枫下意识的问道。

“一百块。”林东很是果断。

王枫刚要出口嘲讽,叶掌柜忽然咦了一声,快步走过来,拿起林东放在桌面上的鼻烟壶,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这举动让所有人身体一怔,王枫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难道说那鼻烟壶是真品不成?

所有人都在等待叶掌柜的结果,王雪精神一震,凑到林东身边悄悄问道,“你确定有信心吗?”

“清道光年间的鼻烟壶,绝对错不了。”林东一副放心有我的表情。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叶掌柜放下鼻烟壶,长长的松了口气。

“怎么样?”王枫着急的问道。

叶掌柜笑了笑,看向林东,“年轻人,一百块买的东西,你可是捡了个大漏。”

此话一出,众人惊叹,“真的是真品?”

“屁话,叶掌柜鉴定的东西,还能有假?”有人反驳。

叶掌柜也不在意这些议论,呵呵笑道,“鼻烟壶始于明朝,但主要盛行于清朝时期。林小哥拿来的这种鼻烟壶与一般的不同,它是水壶的形状,这也是鼻烟壶的一个分支,在道光年间开始出现过,后来便不见踪影。”

王枫听到这里,松了口气,如果只是道光年间的东西,还算不上大价钱,要知道,鼻烟壶这东西,流传下来的很多,说不上多珍贵。

如果只是道光年间的一个普通鼻烟壶,最多二十万顶天了,跟他齐白石亲自做的扇面相比,还要差上不少。

这时,只听叶掌柜接着道,“这把鼻烟壶的珍贵之处在于,它是内画鼻烟壶。用特制的微小勾型画笔,在透明的壶内绘制而成的。这种工艺最开始,内壁是未经磨砂的透明玻璃壶材质,由于内壁光滑不会粘合墨与颜料,因此只能简单画些单一图案。”

叶掌柜说着话,将手中的鼻烟壶展现在众人眼前,“大家看这鼻烟壶,上面画着一幅山水,十分的复杂,证明它是内画鼻烟壶的巅峰作品,是铸造者用铁砂和金刚砂加水,然后在壶的内里来回摇磨,最终使壶内壁变成乳白色的磨砂玻璃,从而在粘合墨色方面更加容易。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