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十九章 讨命鬼

经历了这几天的时间,我感觉自己的世界观一下子开阔了不少。

这一趟还是有些劳累,所以回来之后我在家里休息了好几天,每天除了帮着母亲做点家务,剩下的时间全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认真研习陈秀才给我的《祝由残卷》。

其实吧,我这人并没有多大抱负,从未想过自己要成为天下第一,我只是琢磨着多学点技能,努力提高自己,这样才能好好经营和继承赶尸这门营生。几天时间我就挣了两三百块,这极大地激励了我的干劲,我也认识到,这是一门可以挣钱的手艺,而且挣的钱还不少。看来陈秀才并没有骗我,跟着他混不愁没有房子,盖幢新房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刚开始看那本《祝由残卷》,觉得晦涩难懂,很难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当整个身心都进入这本古书里面之后,我渐渐发觉,里面的东西并不是晦涩难懂,而是博大精深,我仿佛打开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这个新奇的世界光怪陆离,这里有医学,有符咒,有方术,简直是包罗万象,令人大呼过瘾。

一连看了几天,我已经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半夜都还点着油灯躺在被窝里看。

修炼是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积累,不可能立竿见影,但我还是从中学习了很多知识,感觉自己有了相当明显的进步。

这天,我正躺在谷草堆上晒太阳,一边享受日光浴一边研习《祝由残卷》,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声音很熟悉,我登时就跳了起来,磊子?!

磊子推开院门走进来,我赶紧迎了上去,激动地问他:“兄弟,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啦?”

磊子习惯性地抽出一支烟点上,冲我笑了笑:“这不想你了吗,回来看看呗,我好歹也在这里住了八九年吧!”

“少来!我看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我笑着将磊子迎进屋里。

磊子小时候跟我玩得很要好,我的父母都认识磊子,相互寒暄了几句,父亲让母亲立马去造反,做点好吃的,然后让我去村口买了点卤肉,招待磊子吃晚饭。

这顿饭吃得其乐融融,酒也喝得不少,父亲不胜酒力,几杯酒下肚,就在母亲的搀扶下回屋睡觉去了,留下我和磊子还在边喝边聊。

磊子打了个酒嗝,终于说到正事上:“九伢子,今天我来找你,除了回来看看你,还有件事情……”

我夹了颗花生米在嘴里:“我就知道你老人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啥子事?”

磊子给我斟上半杯酒,举杯碰了一下:“是这样的,我们村有笔生意,你接不接?”

“接!怎么不接?什么生意,说来听听?”我一听有生意上门,立马就来了兴致,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这几天我每天都幻想着能够开工呢,没想到我这样的小小赶尸匠,还有生意找上门。

“是这样的!”磊子正色道:“我们村里死了个小孩,但小孩的家里人也死掉了,所以这次还是村委会出钱给孩子安葬。上次给方翠翠办的那件事情,咱们牛村长对你印象很深刻,然后我在其中帮你美言了几句,这活儿就拿下来了,现在牛村长就等着你回话呢,这生意你要是肯接,明天我就跟我回牛家村。要是不接呢,也不勉强,我们另找别人便是!”

“找什么别人呀?兄弟间肯定资源共享嘛,我接这活儿,你也能挣抬棺钱啊!”我说。

磊子点点头:“正是这个意思!而且这次的出场费还比较高……”

“多少?”我压低声音问。

磊子竖起一根手指:“一千块!”

“这么多?”我的手猛地一抖,白酒都泼洒出来。

我两眼放光,当即拍板道:“磊子,咱哥俩也不多说,如果真有一千块出场费,回头我私人给你两百块中介费,你看怎么样?”

磊子也是爽快,不是虚伪的人,说了句好,然后叮嘱我:“但是这事儿你一定要给办妥了,我可是在牛村长面前给你树立了伟岸形象呀!”

“我做事,你放一万个心!”我吐着酒气,满脸兴奋,这单生意要是做成了,顶三个月工资了,给磊子两百块中介费,还剩八百,我能和师父一人分四百块呢,这才半月,我就挣了六七百,这可是发财的节奏啊!

我心中高兴,自顾自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磊子屈起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不过,出发之前,我得要跟你说清楚,村里既然给那么高的出场费,就说明这事儿不好办,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哎,没事儿!就算我办不妥当,这不还有我师父吗?我先过去看看,如果棘手的话,就请师父出马喽!”我轻描淡写地说。

“如此甚好!”磊子颔首道。

“哎!”我把瓶里剩下的白酒给磊子斟上:“你倒是给我说说,这死去的小孩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得有个准备呀!”

磊子沉默了片刻,压低声音,缓缓吐出一句话:“这孩子,邪得很!”

磊子的表情有些古怪,再加上低沉的声音,大晚上还挺瘆人的。

尤其是他刚说完这话,桌上的煤油灯就灭了,屋子里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那时候村里已经通了电,不过电压不稳定,经常会发生停电,再加上普通人家为了节约电费,很多家庭晚上依然点着煤油灯照明。

我找来火柴,重新点燃油灯,灯火晃晃悠悠重新燃烧起来。

我白了磊子一眼:“别这样看着我,想要吓唬我啊!”

磊子直起腰板:“我可不是吓唬你,这个刚死掉的小孩,真的很邪门!你知道我们村里人都叫他什么吗?”

顿了顿,磊子深吸一口气,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讨命鬼!”

讨命鬼?!

“什么意思?究竟是怎样个邪门法,你快跟我讲讲!”我的好奇心被撩拨起来。

黯淡的火光映照着磊子的脸,忽明忽暗,磊子点上一支烟,吐了个烟圈,缓缓说道: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