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二十章 三叫归命

“死去的孩子姓童,名叫童瞳,死的时候大概只有五岁。这个童瞳是个怪胎,从打从出生那天起,就一直不爱说话。从出生到死亡,他只说过三句话,你说奇不奇怪?”磊子抖了抖烟灰。

“五岁,只说了三句话?说的是哪三句话?”我好奇地问。

磊子叹了口气:“喊了三个人名,爷爷,奶奶,妈妈!可怕的地方在于,童瞳一张口,必有一人死亡!两岁的时候喊了一声爷爷,结果爷爷上山捕猎的时候,失足掉下悬崖摔死了!三岁的时候喊了一声奶奶,奶奶半夜起床上茅房,竟然掉进茅坑溺亡!五岁的时候喊了一声妈,结果……结果他妈妈竟然触电身亡了……太可怕了!这个童瞳简直就是来讨债的!”

我听得暗暗惊奇,世上竟会有这种事情,这还真是讨命鬼啊!

我抿了抿嘴唇:“那……童瞳是怎么死的?”

磊子摇了摇头:“这个就挺悲伤了,童瞳是被他爸爸活活砍死的!”

“什么?!”我的心狠狠颤抖了一下,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活活砍死,这也太丧尽天良了吧?

磊子的面上也流露出悲戚之色:“原本和和睦睦一个家,却因为童瞳的出生,搞得家破人亡。你想啊,童瞳接连克死爷爷,奶奶,妈妈,在外打工的爸爸没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家里所有人都死掉了,精神崩溃之下抄起柴刀砍死了童瞳,然后……然后又自己吊死在横梁之上……好好的一个家,毁了,彻底毁了……”

我听得唏嘘不已,我生下来也不会发声,幸好我不是一个讨命鬼,也许这相似的经历,让我对童瞳产生了莫名的同情。

磊子说:“童家已经很惨了,全家人死光,也没人给这爷俩下葬,所以最后也只能由村委会出面,负责他们的后事!但你要知道,这父子俩的怨气肯定大得很,你得考虑清楚,这活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我搓了搓手说:“接!怎么不接?不过走之前,我得先去问问师父,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建议和安排!”

翌日一早,磊子还在被窝里酣睡,我早早起了床,上山神庙拜见陈秀才。

一整夜我都在思忖关于童家的事情,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棘手,两个死者,一个横死,一个自杀,怨气都很大,要想安全办妥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看来这一千块的高额出场费还真是不好挣啊!

陈秀才听闻童瞳的事情之后,捋着胡子说:“高收入,高风险,这很合理!”

我点点头,向陈秀才询问:“师父,那你说,这活儿我们接吗?”

陈秀才乜我一眼,吱溜一口小酒:“咋的?害怕啦?”

我正色道:“不是害怕,我只是担心,万一发生点意外,自己的道行控制不住局面!”

陈秀才呵呵笑了笑:“你小子,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拐弯抹角的了?行啦!放心大胆的去吧,实在搞不定,不是还有为师坐镇嘛!”

我等的就是陈秀才这句话,竟然陈秀才都开金口了,那我悬着的心就算放下了。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陈秀才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陈秀才放下酒盅,叮嘱道:“在赶尸的过程中,你要多加留心童瞳的尸骸。相比较而言,童瞳比他父亲更加可怕,怨气也更加深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颔首道:“师父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好吧!”陈秀才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这些天对《祝由残卷》研习的怎样?”

“略有小成!”我说。

其实这次去牛家村,我的心里还有个想法,那就是去检验一下自己的身手,看看自己最近的学习成果。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刚刚拿了驾照的新手,迫不及待想要上路开车一样。我现在也是这种心情,跃跃欲试。

“哦?略有小成?那为师可得检验检验你的成效!”陈秀才笑眯眯地起身走进里屋,过了半晌,从里屋拿出一个稻草人,放在大殿外面的空地上。

陈秀才指着地上的稻草人对我说:“试试看,能不能控制这个稻草人!”

“好!”我挽起袖子,走到空地中央。

尸体是有魂魄的,而稻草人没有魂魄,相比而言,稻草人更加容易控制。而且,控制真正的尸体需要点天灯,但是没有魂魄的稻草人,是不可能点天灯的,所以只能用符咒操纵。这是一个很低级的道术,只需要用一张起尸符,就能控制稻草人。

我让师父拿来一张黄纸,咬破右手食指,蘸着鲜血,在黄纸上画出一个奇怪的符咒图案。

我的记忆力不错,一些简单的符咒图案我都记在脑海里。

其实说是简单,但在外行人的眼里,看上去就像是杂乱无章的线条。

作为一名合格的赶尸人,必须牢记各种符咒的画法,若不然遇上危险的时候,难道还有时间掏出《祝由残卷》,对着上面依葫芦画瓢吗?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记在脑海里,需要用到什么符咒的时候,立马就能画出来。

况且,画符也是一门手艺活,如果符咒画得不太端正,其实会直接影响到符咒的效果。

我迅速画好一张起尸符,陈秀才环抱臂膀在边上看着,连连点头:“嗯,画的还不错,挺有天赋的!”

我右手持符,左手拿着引尸铃,绕着稻草人走了一圈,这一圈共计十三步,不能多也不能少,至于为什么这样做,我也不知道,这可得问老祖宗。

走完十三步,我站定脚步,嘴里叽里咕噜念叨一串咒语,然后对准稻草人的眉心中央,出手如电,猛地将起尸符拍在稻草人的脑门上面。

叮叮当当!

我摇晃着引尸铃,喊了一嗓子:“阴人上路,阳人回避!起!”

在我的引导下,原本躺在地上的稻草人,竟然一点一点坐了起来。

我心头大喜,操作得更加有自信,稻草人跟在我的身后,绕着山神庙走了一圈,最后回到陈秀才面前。

虽然累得满头大汗,但我却是说不出的兴奋和高兴,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就有如此显著的进步,这让陈秀才都感到非常的惊奇。

陈秀才大叫一声好,神色激动地说:“当年我学赶尸的时候,这起尸我足足学了三个星期,而你却只用了三天!哈哈哈,太好啦,我陈秀才没有选错人!我没有选错人啊!”

陈秀才乐得跟个孩子似的,在空地上手舞足蹈。

我很是感动,看得出来,陈秀才是真心为我好,徒弟的荣耀就是师父的荣耀。

在山神庙里待成中午,磊子来找我回牛家村,我叮嘱陈秀才大白天少喝点酒,然后跟着磊子,往牛家村赶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