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二章 活葬

活葬?!

不仅是爹娘,就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我都被活葬了,还能活下去吗?

陈秀才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说他外出置办一些东西,七天之后回来。在这七天里面,让爹娘务必守护好“七星续命灯”,不能让续命灯熄灭,否则我的魂就会被地府阴差带走。

陈秀才所说的“七星续命灯”,就是放置在四周的七盏油灯。七个灯盏看上去平淡无奇,黄铜做的,年代久远,表面已经脱了铜漆,灯盏里面盛着煤油,燃烧着黄豆大小的火苗。

我这才发现,七个灯盏并不是随意摆放的,一盏放我头顶,两盏放我左右肩头,两盏放我左右双手,还有两盏,放在两只脚下。

陈秀才交代完毕之后就离开了,剩下爹和娘在庙里守护着我。

我感到极度的困乏,昏昏沉沉闭上了眼睛。

七天以来,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我一直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中途醒过几次,但很快又昏睡过去,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快不行了。

到了第七天的晚上,陈秀才回来了,带回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

很难想象,他一个百多岁的老叟,是怎样把这口沉重的棺材背回来的?

陈秀才取了一颗泥丸,塞进我的嘴里,又苦又涩,带着一股子土腥味。

泥丸入口便融化了,我也醒了,而且意识很清楚。

我看见了陈秀才,看见了爹和娘,短短七天时间,他们已经心力交瘁,两鬓爬上银丝,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

陈秀才让我爹搭把手,把我小心翼翼放入棺材里面,棺材里面冷冰冰的,让我感到非常的恐惧。

然后,陈秀才将七星续命灯,按照之前摆放的位置,摆放在棺材里面。

“葬在你家后院吧!”陈秀才对我爹说。

我爹说:“行,我马上去找两个兄弟来帮忙抬棺!”

陈秀才摆摆手,说了句不用,从怀里摸出四张黄纸,用剪刀咔嚓咔嚓剪了几下,把四张黄纸剪成人形。

后来的事情我就看不见了,陈秀才缓缓合上棺盖,只留下一丝可以让我透气的缝隙,然后我听见他喊了一声起,沉重的棺材仿佛被人抬着,平平稳稳走出山神庙。

回到我家后院,棺材缓缓被放入坑里,我的心也紧紧拎了起来,棺材里的七星续命灯还亮着,总算让我感到一丝温暖。

陈秀才又让我爹杀了一只大红公鸡,然后手指蘸着鸡血,在棺材表面画出一些奇怪的图案,最后把死鸡塞进棺材,对我说:“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吧!”

黄土扑簌簌落在棺材上面,插了一根空心竹管,穿过棺材的缝隙,给我留下透气孔。

封土之后,我被彻底埋在了地下。

四周静得可怕,我躺在棺材里面,一颗心突突突跳个不停。

很快,七星续命灯也相继熄灭,整个人顿时陷入冰冷的黑暗当中。

我怀抱着那只死鸡,昏昏沉沉,疲倦地闭上眼睛。

我,能活过今夜吗?

咯咯咯!

公鸡的打鸣声划破宁静的小山村。

棺材盖咔咔咔移开,清晨的第一缕晨曦穿过棺盖的缝隙,落在我的脸上。

我深吸一口气,猛然睁开眼睛。

眯着眼睛,沐浴着徐徐晨曦,我的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我竟然还活着?!”

“还活着!九伢子还活着!”我爹那张苍老的面容出现在棺材边上,他指着棺材里面,兴奋地叫喊。

棺盖推开,我从棺材里爬出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感觉浑身充满力气,死而复活,重获新生。

看着周围熟悉的一草一木,我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活着的感觉真好。

爹一把拉过我,来到陈秀才面前:“快给秀才爷跪下!”

经过昨夜的起死回生,陈秀才的本事我是打从心底佩服,爹的话音刚落,我双手抱拳作揖,对着陈秀才就跪了下去,一边说着感谢秀才爷,一边对陈秀才磕了三个响头。

陈秀才手指着那口棺材:“把那口棺材重新埋回地下,午夜十二点,来山神庙找我!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吧!”

陈秀才这话是对我说的,我不知道陈秀才为什么一定要我跟他混,也不知道跟他能够混出什么名堂,不过陈秀才既然是我的救命恩人,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况且,经过昨天的事情以后,我也不敢再擅作主张,我要是再悄悄外出,估计得死在路上。

陈秀才跟我们打了声招呼,说累了一宿,先回山神庙休息,爹娘留他吃早饭他也不吃。

送走陈秀才,我们回到后院,按照陈秀才的叮嘱,把那口棺材重新埋回地下。

看着地上冒起的那撮新泥,我这算是跟以前的自己道别吗?

整整一天我都神采奕奕,恢复了往日的生气,一顿要吃三大碗白米饭,看见我重新活了过来,爹娘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一家人对那陈秀才赞不绝口。

临近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按照约定,我得去山神庙拜见陈秀才。

爹让我提了两瓶酒,一只肥肥的老母鸡,还在我兜里塞了个红包,让我交给陈秀才,以表谢意。

在我们湘西这边,无论是红白喜事儿,还是乡里乡亲帮个忙,都讲究包个红包,表示感谢,算是一种习俗。红包的金额可大可小,看主人家的心意。遇到大事儿,主人家发个上百块也有。一般小事情,或者主人家不太富裕的,也就十几二十块两包烟钱,收红包的人也不会嫌弃,主要是为了讨个喜。

黑夜里,我敲响了山神庙的大门。

庙里传来陈秀才的声音:“推门进来便是,别把我的门敲烂了!”

看见我拎了两瓶酒,陈秀才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我把红包递给他,他也没有推辞,大喇喇接过,揣在衣兜里,然后指使我去生火。

等到我把火生起来,陈秀才已经杀了那只老母鸡,用树枝串着鸡,架在火上翻烤。

陈秀才的酒量深不见底,两瓶酒他喝了一大半,我喝了约莫半斤左右,说话都已经有些大舌头了。

陈秀才舔了舔油光闪亮的手指,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子,跟着陈爷,以后保管你喝香吃辣,盖幢新房子不在话下!”

“真的假的?”听陈秀才这么一说,我的眼睛也不由得亮了起来。

陈秀才捋了捋胡子,打着酒嗝说:“咋的?不相信我?”

“信!肯定信!以后我萧九,就跟着师父混了!”我忙不迭地点头,陈秀才虽然喝了点酒,但是听他的口吻不像是在吹牛。

陈秀才具体在做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有些道行,村里人有什么红白喜事都会请他去看看,给他封几个红包什么的,但是那点喜钱是决计不够秀才爷生活的。

我忍不住问陈秀才,这些年到底在做啥,听他的口气貌似发财挺容易似的。

陈秀才眼珠子一转,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我先打个盹,鸡鸣的时候再叫我!”

说完这话,陈秀才也真是洒脱,就地横躺,很快就扯起了呼噜。

我也挨着火堆,迷迷糊糊打起瞌睡,鸡鸣时分,我叫醒陈秀才,陈秀才伸了个懒腰,起身走进庙宇里面,出来的时候拎着一个破旧但却干净的军用背包,换上一双崭新的黑布鞋:“走吧!”

“去哪里?”我爬起来,屁颠屁颠跟在陈秀才身后。

陈秀才露出诡秘的笑容:“娶媳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