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天灯

第三章 借尸续命

娶媳妇?!

我张了张嘴巴,看着陈秀才削瘦的背影,不是吧?这陈秀才都一百多岁了,居然还娶媳妇?这老爷子精力旺盛呀!

一路上,陈秀才走得很快,别看他瘦骨嶙峋的样子,身体却健朗得很,我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一直跟到村西头才停下,我的额上挂满汗水,气也有些喘,但陈秀才却是面不改色。

“就是这里了!”陈秀才指着前面的一座农家院子。

这是一户典型的湘西农家小院,门前用竹篱笆围了一个小院,三座吊脚楼呈品字形伫立在院子中央。这种吊脚楼都是就地取材,用山上的毛竹搭建而成的,年代久远,面前的吊脚楼显得有些破败,甚至最左边那座吊脚楼,半边屋顶都没了。

虽然说那个年代的湘西还是相当贫穷,但村里大多数人还是住进了砖瓦房,最次的也住进了木头搭建的木瓦房,像这样古老的吊脚楼,在村里已经很少见了,这户人家一看就特别困难。

这户人家我认识,姓王,具体名字不知道,村里人都叫他王老瘪,已经有五六十岁了。

王老瘪年轻时候在外面打工,三十好几才存钱讨了个媳妇。年近四十,总算得了个儿子,可是他命不好,生下的儿子竟然是个傻子,这对本就贫困的老王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所以当村里人陆陆续续住进砖瓦房的时候,老王一家还住在十多年前搭建的吊脚楼里面,生活窘况一点都没有改变。

我不解地望着陈秀才:“你到王老瘪家娶啥媳妇?”

陈秀才翻了翻白眼,抬手敲在我的脑袋上:“你是不是傻?我娶什么媳妇?我是帮你娶媳妇!”

什么?!

我一听这话顿时跳起老高,一脸惊奇的看着陈秀才,开什么玩笑,给我娶媳妇?我都还没有对象呢!

陈秀才拍了拍我的肩膀:“师父给你物色了一个媳妇,很不错的!”

我连连摇头:“师父,这都什么年代了,包办婚姻我可不答应!”

陈秀才笑了笑,直接推开院门走进去。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跟了进去,前脚刚迈进院子,后脚冷不丁一声咋呼,慌忙退到院门口。

院子中央赫然放置着一口黑漆棺材,看成色还是新的,上面的黑漆都还没有完全凝固。

黑色的大棺材孤零零地躺在院子里,散发着一股子阴气。

陈秀才冲我招招手,指着棺材对我说:“喏,怕什么,快来见见你的媳妇!”

一听这话,我的头皮顿时就炸了,媳妇在棺材里面?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要让我跟一个死人结婚吗?

“师父,你在开什么玩笑?!”我的脸色都变了,声音颤抖的厉害。

陈秀才收敛起笑容,正色道:“前晚将你活葬,只是暂时保住你的小命,举起左手,看看掌心的生命线!”

我举起左手,眼睛顿时就直了,以前我的生命线是黑色的,可是……可是今天,我左手掌心的生命线竟然……不见了!

森冷的寒意传遍全身,我呆呆站在原地,没有了生命线,是不是意味着我要死了?

陈秀才面色肃穆:“九伢子,要想活下去,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借尸续命!”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师父,你让我……让我跟棺材里的女尸结婚,就是为了给我借尸续命?”

陈秀才点点头:“没错!也是你运气好,我看过女尸的生辰八字,正好跟你匹配!只要你跟她结了冥婚,就能借尸续命!”

“那……棺材里的女尸是谁呢?”我看着黑漆漆的棺材,心里有些发怵。

“老王家的儿媳妇!”陈秀才说。

我微微一惊,老王家的儿媳妇?我跟别人家的媳妇结冥婚,这恐怕有点不太合适吧?

陈秀才大概是看出了我的顾虑,摆摆手说:“放心吧,一切我都跟老王谈妥了!”

听见敲门声,王老鳖和他媳妇迎了出来,不一会儿,王家的傻儿子也跟着走了出来。

王老鳖的傻儿子也有二三十岁了,模样倒也不丑,怯生生地跟在王老鳖身后,牵着他娘的衣袖子,像是很怕见到陌生人。

王老鳖两口子毕恭毕敬把陈秀才迎进里屋,邀请我们坐下,让他媳妇给我们泡了两杯茶。

环顾四周,王家确实很穷,屋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更别说现代化的家用电器。

我打量了一下王老鳖,满脸皱纹,皮肤黑黝黝的,没什么特别之处,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乡下汉子,佝偻着背,显得很苍老。

王老鳖在衣兜里鼓捣片刻,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红包,双手恭恭敬敬递到陈秀才面前,带着恳求的口吻说:“秀才爷,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陈秀才也没有推辞,接过红包揣在兜里,喝了两口茶,说了句“放心,这事一定办得妥当!”

在屋子里寒暄了一会儿,陈秀才带着我走到院子里面。

陈秀才围着那口黑漆棺材走了一圈,然后把手伸进军用背包里面,变戏法似的从背包里相继掏出一捆白色蜡烛,一沓黄纸,还有一小口袋装着的鸡血,以及一个白色的“囍”字。

陈秀才打开口袋,手指蘸着鸡血,在棺盖上面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符号很大,几乎占据了整个棺盖表面,看上去就像一个诡异的图腾。

整个过程,陈秀才的表情都非常严肃。

然后,陈秀才围着棺材点上一圈蜡烛,把那张白色的大“囍”字往棺材上一贴,对我喊道:“进去!”

我咬了咬嘴唇,颤巍巍地伸手推开半截棺材盖,紧绷着脸不敢往里看。

陈秀才说:“九伢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能不能高兴一点?”

去你妹的大喜日子,这怎么高兴的起来,我他妈都快哭了!

我勉强挤出一个似笑非哭的难看笑容,浑身抖得跟筛子似的,哆哆嗦嗦爬进棺材里面。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躺进棺材了,但是这一次比第一次恐怖十倍不止,因为我的身旁躺着一具女尸,跟一具尸体同床共枕,我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虽然结冥婚这种事情在湘西屡见不鲜,但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也会结冥婚!

“好好躺一会儿,回头我叫你!入洞房喽!!”陈秀才抬手往空中抛洒一沓黄纸,黄纸纷扬落下,棺材盖缓缓合上。

棺材里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我也看不见女尸的模样。女尸的身上并不臭,应该是放了香袋之类的东西,散发着淡淡幽香,这让我不会感觉那么难受。

棺材里的空间并不宽敞,我紧挨着女尸,连手指都不敢动弹一下,心中一直默念着“阿弥陀佛!”,现在我只希望时间能够快快过去。

当棺盖再次打开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日落黄昏之时。

陈秀才冲我勾了勾手指,告诉我可以出来了。

“这样就行了吗?”我有些将信将疑。

陈秀才示意我看看手掌心,我举起手掌看了看,惊奇地发现,原本消失的生命线竟然又回来了,虽然很短很浅。

“不用担心,过些日子生命线会慢慢长回去的!”陈秀才说。

我大喜过望,对着陈秀才就要磕头,陈秀才拦住我,让我对着棺材磕头:“你应该谢谢你的媳妇!”

我虔诚地跪在棺材前面,对着棺材拜了三拜,很不自然地说了句:“谢谢媳妇!”

“好啦,我先进屋休息片刻,你留在这里!”陈秀才把剩下的蜡烛和黄纸递到我手里,叮嘱我说:“每半个时辰,烧七七四十九张黄纸!蜡烛要烧完的时候,立马点上新的!”

“师父,咱们到底是干啥业务的,帮人送葬的啊?”我迟疑着接过黄纸,心里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没想到跟着陈秀才讨生活,却是要跟死人打交道,这活儿好像有些晦气啊!

陈秀才仿佛一眼看穿我的心思:“怎么?你觉得这活儿晦气?”

我没有说话,陈秀才背负起双手,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我们干的这行,不是送葬,而是……点天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