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罪

第十八章:午夜惊魂

作者:花缘 TXT下载

“他是烟鬼,我说过了不要用烟鬼,你会把自己害死。。。”

我的头很疼,那种炸裂的疼,我伸手想要捂着自己的头,可是刚要触碰,那种撕裂性的痛苦就让我直接放弃,我咬着牙忍受着痛苦,我恨不得把牙齿都给咬碎了。

黑暗之中,王艳的父亲突然出现,我记得一只小铁锤砸在了我的脑袋上,他下手之狠毒,让人咋舌。

“爸爸,为什么你总是要干涉我,嫁人你要我嫁给他,我过的不快乐你就把他杀了,现在我自己想做点事,你又要阻止我。。。”

我听到了王艳的声音。。。

我睁开眼,血巴在我的眼睛上,让我的眼皮有些睁不开,我看着天花板上的灯,我咽了口唾沫,这是那?我环顾四周,突然发现我在一个塑料油桶里,周围都是刺鼻的化学药品的味道。

“够了,我都是为了你好,现在把他处理掉,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驾驭不了的。”

我朝着外面看过去,我看到了王艳跟她父亲在争吵,王艳父亲的表情十分的狰狞,与我印象中的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差的太远了。

我很错愕,我捂着头,想要爬出来,手一点劲都没有,为什么会突发这种事情?为什么?

死亡来的就像是龙卷风,一瞬间就把我吞噬了,我想哭,想着下一秒可能就没了,那种恐惧让人不寒而栗。

“不要再说你为我好了,你就是想要控制我,我想要自己的世界,我求你了,不要再控制我了好不好?”

我听到王艳歇斯底里的怒吼,她的咆哮让人都感受到了震撼,可是这并没有让她父亲妥协,而是更一步的激怒了她的父亲,我看着她父亲推开房间的门走进来,我身体无力的靠在桶上。

王艳的父亲看到我醒了,就说:“你醒了,太好了,你看着自己身体一点点融化掉的时候,肯定会觉得很开心。”

他说着就颤抖的去打开塑料桶,刺鼻的味道更加的浓厚,我想要爬出这高高的塑料桶,可是根本没力气。

我知道那桶里面是什么,一定是能把我给融化掉的化学药品,我很恐惧,也很绝望。

王艳冲进来,看着我,说:“你这个烟鬼,你自己找死,你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要拿我的货,拿我的钱?那我们的血汗钱,你知不知道?”

我立马点头,我说:“我。。。知道了。。。我不敢了。。。别杀我,求你了,别杀我。。。”

王艳的父亲拿着锤子朝着我巴在铁桶上的手就砸下去,我急忙收回来,手十分的疼,骨头感觉都给砸断了,我咬着牙,想要叫出来,可是那种痛苦只能让人浑身肌肉紧绷才能人手。

“啊。。。疼。。。”

听到我的话,王艳的父亲说:“该死的烟鬼,你们都该下地狱,去死吧。。。”

王艳的父亲拿着锤子不停的敲打着塑料桶,那种重击的声音,让我心慌慌,我蜷缩在塑料桶里,看到我不敢扒着塑料桶,王艳的父亲才去继续弄化学药品。

我看着王艳,我说:“我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求你了,我求你了。”

王艳抱着胸,美丽的脸冷漠无情,眼神也是十分的憎恨,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我的选择可能出了问题,可能我思考的也不对,我没有把人性给考虑周全了,或者说,我没有估算好王艳父亲这个角色的狠毒。

王艳的父亲抱着塑料桶朝着我走过来,里面的液体滴出来几滴,我听着那腐蚀的声音,头皮发麻,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王艳看到自己的父亲要动手了,就说:“爸爸,我求你了,好不好?不要再杀人了。”

王艳的父亲抿着嘴,看着我,说:“再杀一个就不杀,把事情回到正轨上,我们的生活本来很平静,都是他的打乱了我们的生活。”

王艳说:“打破我们平静生活的是你,如果不是你不给妈妈治病,如果不是你杀了我丈夫,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要接替他的工作,我们现在很幸福,我恨透你了。”

王艳的父亲双手有些颤抖,我看着他手里的桶掉落下来,里面的化学药品从桶里面流出来,刺鼻的味道让人作呕。

王艳急忙把我给拉出来,拖着我朝着外面走,我很无力,可是求生欲望很强烈,我双腿蹬着地面,我的求生欲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来到外面,王艳把我丢在地上,我大口喘息着,我看着黎明的太阳,我笑了,又哭了,那种从死亡边缘走出来的感觉真好。

王艳的父亲也走了出来,他蹲在地上使劲的咳嗽,我听着那苍老的声音,就抬起头看着他,似乎在咳血,好像化学药品的腐蚀性已经入侵到了他的喉咙。

王艳急忙拿着水给他,王艳的父亲赶紧漱口,我翻身就要爬起来,我要快速的逃走,可是我站不起来,手指骨断了,头上的痛苦让我昏昏沉沉,我只能爬,一步步的爬走。。。

突然我的腿被人拉住了,我回头看了一眼,是王艳的父亲,他抓着我的腿,说:“你这个该死的烟鬼。”

毒贩都憎恨烟鬼,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心里,他们明明靠烟鬼挣钱,可是他们为什么发自内心憎恨烟鬼。

王艳推开自己的父亲,说:“够,我不单干了,我不单干了还不行吗?你别杀人了,我求你了,你别杀人了。”

王艳的父亲丢下我的腿,身体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靠在墙壁上,大口的喘息,像是也精疲力尽了一样。

太阳越来越大,燥热感越来越强烈,王艳走到我面前,说:“如果再有下一次,没有人能救你。”

我点头,汗水掺杂着血水留在我的脸上,伤口被汗水渍的很疼,我居然被一个老头给吓到了,我说:“我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王艳的父亲很疲倦地说:“烟鬼不可信,完全不可信。。。”

王艳没说什么,而是警告我,说:“货没了是吗?钱呢?”

我说:“输光了。。。”

王艳闭上眼睛,咬着嘴唇,恨不得咬出血来,那种憎恨与失望,让她恨不得立马杀了我,我说:“别杀我,我会帮你赚回来的,一定会的。”

王艳点头,说:“我相信你,最后一次,自己去医院,回头我会联系你的,这一次是去拿货,我的货你吃了没关系,我忍了,可是你敢吃上面的货,我保证你会后悔。”

她说着就在我身上摸,很快就把我的手机摸出来,然后打了电话,她的手机响了之后,就挂了,她说:“我让你什么时候到,你就什么时候到,要不然你的骨头跟烂肉会跟那一桶王水一样,流进下水道里。”

我点头,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我急忙爬起来,踉踉跄跄,太阳越来越大,我的身体也渐渐恢复,我跌跌撞撞的朝着马路上跑,我不知道这是那。

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晕头转向,这突然而来的死亡威胁让我再一次的怀疑人生,怀疑我做的事情。

我拿出来手机,我给柴晴打电话,电话不接,我很慌张,头很疼,铁锤重击的画面感还有王艳父亲的嘴脸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该死的陈振,妈的,他女人走了,我被人抓走了他居然都不知道,烟鬼都该死,这句话说的没错。

我手机响了,我立刻接了电话。

“先生这里是昆明大剧院,请问你需要订票吗?”

我捂着脑袋,我说:“要,我需要汉尼拔,我喜欢看汉尼拔医生开脑袋的那一幕,就像现在我的脑袋被人开了一样。”

我跌跌撞撞的奔跑,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这里好像是郊外,一辆车都没有,王艳让我自己去医院,让我深刻的知道做错事的后果。

“请问先生你需要什么位次?”

我说:“你自己看着办,我不知道我需要什么位次。”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头很晕,身体也支撑不住了,我倒在地上,马路上还是冰凉的,可是我刚躺了一会,就看到太阳升空了,地面的温度开始上升,头非常的晕,那种眩晕让我有种快要死的感觉。

那个老农民真的够狠的,他那么朴实的面相,为什么下手这么狠?

我的呼吸也慢慢的变得微弱,我希望柴晴能尽快来,这种情况,她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吧。

我很想睡觉,可是每当我要睡着的时候我就伸手扣一下我头上的伤口,那种痛苦立马刺激着我醒过来,我感觉我的头都是稀软的,这一锤子分明就是要我命的,把我带到这只是要处理我的尸体而已。

我大口喘气,突然,我感觉到地面有些轻微的颤抖,我艰难的抬头,我看到一辆汽车开过来了,是柴晴的车,我哭了,终于能活着见到柴晴了,那种重逢的喜悦,让我喜极而泣。

可是柴晴没有停车,直接从我的身边绕过去了,我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车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很绝望,她在玩什么?

在我很绝望的时候,她的车又掉头回来了,我这个时候很想骂人,她有些太谨慎了,她的车停下来,打开车门,当她看到我的时候,那张冷酷的脸变得柔和起来,有种心疼的感觉,可是这种目光只维持了一秒钟,她立马把我抱起来,然后塞进车里。

我躺在后座上闭上眼睛,这一夜像是做梦一样。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午夜惊魂。

我回想着汉尼拔医掀开受害者头盖骨的时候,我哭的更厉害了。

那种真实的恐惧感降临在我身上的时候,那种恐惧真的无法诉说。

可是现在我很高兴。

因为我还活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Anye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kefu@anyew.cn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kefu@anyew.cn 电话:010-58294965 QQ:2317851336

淮安文鼎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中东路中煤集团建设大厦1号楼800室

京ICP备14038206号 京ICP证140606号